sau
sau

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捲起褲管,然後帶著勇氣走出門,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會「捲褲管」的人對我來說就是另一個世界的人。沒有好壞,只是就真的是不同世界的區隔而已。就像你不懂貓一樣。就像,懂得投資股票是一個世界的,懂得搭公車的是一個世界的。縱使自己很努力了,也請室友幫我紮實地捲起了褲管並固定在小腿肚上,我還是會在行走之間不時的看看玻璃上的反射,或是在意比例的問題。反正就是不習慣就是了。就像你們不討厭白菜,大白菜,山東大白菜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