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331
sea331

【转】主诉:失恋一月余

一看标题前两个字就知道是个学医的~~
这种一边苦逼一边苦逼更苦逼的悲剧,真心好现实~~
转来给大家看看。
==============================================

最近有一个电影叫《失恋33天》,女主角叫黄小仙。我也失恋,陈小毛说,医学生要严谨,于是,我的日志名称是失恋一月余。

2011年9月29日,我失恋了。我的失恋现场是巡诊教室,我收到了一条从开头两个字就能猜到结尾的短信。这两个字是“晓寅”。我很少这样被他称呼,以前
不熟悉的时候,当时是被他直呼其名,而在一起之后,我有无数甜得让人发腻的称呼。晓寅,如果是一般人这样喊我,是想跟我表示亲近,而当他说这两个字的时
候,是在表明划清界限。面对这样的人生打击,本来,我应该大哭一场,大闹一场,至少要意志消沉一下,但是我那天不能,因为那天恰好是我值班。有的时候,现
实生活太繁重,伤心也只能来一个延期。我问他,你就不能再等1个多月,等我忙完这一切,我会有时间陪你,我会脾气不这么暴躁。他回答,我不能耽误你一天。



2011年10月1日,放假了,我的失恋正式开始。我没有机会追着出租车的屁股后面跑,告诉他,原谅我吧,等等我吧,你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想要在一起的
人。因为,我败给了跨越大洋的距离。当自己成为旧人,打电话是错,写邮件是错,回忆往事是错,展望未来更是错,一再的“错上加错"。他对我说,世界上比你
痛苦的人多的是,比如xx,暗恋的人不喜欢她,她还经常头痛,需要吃药。言语之中充满怜惜。我充满不解。


于是,我一个人在北京经历情感世界的休克。症状包含了各种生活和生理功能的紊乱,不想吃饭,不想睡觉,不想理人,不想做任何事情,看见别的情侣就难过,看
见别人结婚难过,看见别人生孩子难过,甚至于看见别的情侣吵架都难过,是的,我万分羡慕别人还有架可吵。我忽然变得不想外出,只要有阳光照耀的地方,都让
我显出一个失恋的人的原形,我的存在感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充满负能量的黑团。失恋对我而言,仿佛是犯了大错,需要小心谨慎遮掩住不被路人发现。

乔布斯过世了,我想了想,世界上确实到处都在进行着比我伟大得多的生离死别,我的撕心裂肺不过是一个普通姑娘经历的最普通的言情小说。



2011年10月8日,我到新科室报到。老大问我,你有男朋友么,我思索了一下,回答“我有前男友”,这种怪异的答案,是因为我还默认自己属于他,但是从
现实的角度,他却已经不属于我了。曾经的感情是份好感情,所以才会让我放不下,我有无数的闪回画面告诉我,这个人是个好人。但是我不知道的是,好人也是
人,相隔万里的一片真情敌不过身边触手可及的真实,哪怕她爱得并不是你。


新科室的病人都病得很重,大多数都是不治之症。我的一个病人,很矫情,其实原本也是幸福家庭的一个小女人,却被纵膈里的肿瘤憋得成天无法喘气,常来跟我老
大和我抱怨。听得多了,我终于按捺不住,跟她说,你要接受自己是病人这个事实,可能从此以后,你都不能有跟以前一样的轻松的呼吸。这是我这八年做过的最后
悔的事情。


一个周末过后,她的上腔静脉堵了,整个人的脸肿胀得没有形状,声音嘶哑地跟领导说“我要出院,再不走,我就要死在这里了。”我看着她困难的呼吸,眼泪要掉
下来,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失恋,我有什么资格来告诉一个马上就要离世却还承受着如此痛苦的人去接受她所经历的一切。她当天就出院了,如果现在还在人世,
都算得上是奇迹。

2011年11月1日的时候,我恰好也失恋33天。那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间,也是一个承上启下的时间。我刚
刚结束了内科实习的四个月,完成了惊世骇俗的出科考,而即将迎接我的14天,想跟“平淡”两个字扯上关系都很难,我要毕业考试了。我需要跟我这八年的所学
来一个彻彻底底的拥抱,用试卷,用跟SP的过招,展示我八年所学。我身边所有的人的生活都在鸡飞狗跳,八年的压力,在这个点,达到了巅峰。



2011年11月11日,世纪大光节。听说,有很多人,自己去看了场电影,笑了,也哭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打通了这辈子最震惊的一个电
话。我说,“喂,你好”,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一小丝惊讶和慌乱“怎么是你?”。片刻的尴尬,忽然变成他主动发问,“恩,你最近上xx网了么?”,我
笑,“我每天都上,但是你把我拉进黑名单了”。“那好,我来告诉你,我跟xx在一起了,前几天我传了照片到xx网”。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多久了?”“有
一段时间了。” “哦。”“我打算跟她结婚。”“恭喜。”


我的世界停止转动了。当我用尽每一丝力气来跟巨大的生活压力PK的时候,地球的某一处,也许是一个浪漫的夜晚,习习的海风,他正在对一个苗头清秀的姑娘
说“我爱你,跟我在一起结婚吧,我给你幸福”。可笑的是,此时的我正面色惨白,蓬头垢面,面对一桌子的书,念念有词“淋巴瘤的分期,APAGAR评
分,CHILD分期”。

我想问,有没有一个心痛评分,1级到5级,5级是无法承受的痛苦,我给自己评个5级。


2011年11月15日,SP考试。SP是标准病人的简称,简单的说,就是没病装病,我有的时候也恍惚觉得,也许现在我痛苦的一切,也是没病装病。在等待
的时间里,宿舍的几个人在一起呼天抢地,恶心、干呕、腹泻,这些症状在巨大的压力下喷涌而出。那个时候,我们痛苦的,粗俗点,给个楼,我们就敢跳;优雅
点,给支氯化钾,我们就敢让心跳停止。失恋一个多月的我,似乎有点时来运转,非SP考试考了室颤。看到心电图的那一刹那,我很想知道,是谁拥有这样的心跳
曲线,通往一切痛苦的终结。做完这一题,我的八年考试也终于结束了。

陈小毛说,医学生的失恋故事不好看,因为我们这么忙,拍出来的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复习考试。于是,一直到今天,我才有时间,踏踏实实、深深切切、后知后觉地说“我跟某人感情的死亡时间,2011年9月29日北京时间13点,天气,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