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greenskyblue
seagreenskyblue

于是,就在这个时候,我胸口感到一阵灼热的剧痛。同时,我也突然醒悟了,原来所有妨碍我们爱情的障碍都是一些毫无意义、而且不值一提的事物,就像障眼法形成的一种假相。人一旦坠入爱河,再想深入地思考爱情的意义,就应该突破世俗的幸福、不幸、罪恶或美德等现有的观念,从更高、更重要的出发点去思考问题。如果你不愿意这样,那还不如干脆什么都别想。这就是我当时悟出来的道理。——契诃夫《关于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