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greenskyblue
seagreenskyblue

我找到自己之日,就是失落自己之时。如果我相信,我就必然怀疑,我紧紧抓住一些东西的时候,我的手里必定空无一物,我去睡觉就如我正在出去散步。生活毕竟是一次伟大的失眠,我们做过或想过的一切,都处在清澈的半醒状态之中。 ——佩索阿《惶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