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greenskyblue
seagreenskyblue

他突然明白了,即便自己一个人,即便在他房间里最深的孤独之中,他并不孤独,或者更准确地说,一旦试图开始讲述那种孤独,他就已经变成不止自己一个人了。 ——保罗·奥斯特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