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ade
serenade

我的心中有两种极端,仿佛也只有两种极端,懒惰到完全不想改变现状般的逆来顺受,和冲破一切乃至毁灭世界的激愤和猎奇心理。我清楚地知道应该为未来多做打算,却依旧不遗余力地享受着今日的时光,我不愿意原地踏步,却又觉得怎样都无所谓,我真是疯了,可为什么不彻底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