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ade
serenade

並不是所有扭曲而病態的瘋子都需要治療的不是么?就像我,僅僅在自己的幻想、在二次元胡作為非,所以對社會完全無害,就算我內心再扭曲再變態也無所謂不是么?不過我想要試著去學心理學,然後成為心理醫生,是出於自病自醫的心理,可這真的有用么?我的意思是,我會不會學好了之後對自己毫無改變,畢竟我根本不以自己為恥,反而用那些心理學方面的知識武裝自己,然後把別人往溝裡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