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ade
serenade

我想当个观测者,纯粹的旁观者,而不是局中人。为什么我会投胎到现世?为什么我是个人类?为什么要把我所在这样的人生戏剧中?无所谓啊,哪怕没活过也成啊。我不愿意这样。我想孤孤零零地自由自在地呆在自己的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