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ikud
shelrikud

封印

茫茫虚空之中,到处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狂暴能量,赤、橙、黄、绿、青、蓝、紫虽然条条彩色光带的颜色炫丽耀眼,但其中却蕴含着足以毁天灭地的恐怖破坏力。而在这些混乱能量团的中心,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背手而立,老者给人一种虚幻不真实的感觉,他面容和蔼慈祥、满头苍苍白发,此刻眉头紧皱,仿佛正为什么事烦心。他就这么自然的站着,丝毫不受周围狂暴能量与空间乱流的影响。究竟他是怎样的一个人……竟然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安然自得。 老者突然轻叹一声缓缓抬起久低着的头,看向前方,双眼精芒吐露,仿佛有个考虑了无数个世纪般长久的问题终于被决定下来。 “终于还是决定了要这么做吗……好吧,为了这个宇宙世界的未来……” 言罢只见他双手捏起奇怪指决,举至双眼处。 “吾以鸿均法眼,观尽世间万法……舍”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老者,会发现之前与之后,其双眼已经从黑白分明,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一条条金银交错的细丝在其眼中高速移动,每一条细丝都蕴含着极其庞大的能量。 “好了,接下来便是……吾以鸿均法则之力,以吾之眼,创!” 只见宇宙空间之中,原本空无一物的虚无之地,突然发生了极其剧烈的大爆炸,然而爆炸产生的气团并未直接消散,而是缓慢地自我旋转了起来,并且自传速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快…… “时间法则!加速规则!!”老者又将一道法决打了出去,眼中数根细丝射出落在那团气雾中。 只不过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一个圆球型气团已经渐渐成型,并不断卷起周围的石头,灰尘……有无数狂暴的闪电在其中流窜,仿佛一条条不安地银龙一般。 “看来差不多了……这个星球由我的双眼能量所生成,就叫瞳界吧……希望赶得及再次出现能够成圣的人……” ********************************* 数万年之后…… 在一座看似皇宫的古代雄伟建筑内,一名身着铠甲的士兵满脸凝重地走向了这个建筑主人的房间…… “陛下……它们再次对我们发起进攻了!这一次……恐怕要撑不住了!” “可恶,僵持不下近万年了,虽然我们一再忍让,但它们却越发得寸进尺,以为我们瞳战士是好欺负的吗!”被称为陛下的中年男人满面怒色的盯着眼前的士兵,手掌挥向了身后的墙,只见他的手刚一碰触到坚硬冰冷的墙壁,立刻让其变成了飞灰……在他愤怒的神情下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眼之中竟然浮现着一片深蓝色的光芒,深蓝色之中一丝亮紫色光点时隐时现。 “正好,我的瞳力已经达到极蓝境界的顶峰,还差一步便可达到传说中的耀紫圣境!哼哼,就让我们来做个最终了结吧!可恶的家伙。” “陛下!”“陛下!夫人她生了……是男孩”一名同样身批铠甲的女仆从远处一路小跑来兴奋地大声呼道。 听到女仆的这番话,这位陛下面露喜色双眼瞳孔蓝光一闪随即腾身而起,向皇宫深处飞去…… “夫人!现在感觉怎么样。”刚刚还怒发冲冠的陛下此时手抱自己的亲生儿子,目光柔和的注视的刚刚生产完毕的妻子。 “拉斯……这是我们的希望……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好好保护他……”虚弱的夫人艰难的讲完了这句话便昏昏睡过去了。 界主拉斯大人看着手中沉睡的婴儿,“为了未来……拼了!” 瞳界公元两万零四百年,奥特拉斯陛下成为了一名父亲,但是瞳界的毁灭也同样是这一年。 三个月后…… “可恶!没有想到它们的实力竟然已经强悍到了这样恐怖的程度……哼!我真不甘心啊!”一个魁梧的身影在一处悬崖大声嘶吼着,地面满目疮痍,坑坑洼洼,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 这个嘶吼的人正是界主奥特拉斯,此时的他和三个月前大不一样了,原本精神奕奕,身体健壮的他。此刻满脸的沧桑,精神萎靡不振,右手更是像干枯的树枝一般,仿佛被吸干血肉一般,而三个月前双眼中的紫色光点此刻却在瞳孔中占了大半的位置。 拉斯飞身而起,向东方的某处急速飞去,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便来到一处残破不堪的建筑前,这正是三个月前辉煌的皇宫建筑。 拉斯站在一处被毁坏的建筑前,眼中紫光大盛,照射在身前的废墟中,随着紫色光芒照耀,四周竟然出现了一个金黄色的圆形光环。 再三确认周围没有敌人存在之后,他一步跨进了光圈,而光圈也随着他的进入而消失了。 “夫人,我们的孩子没事吧?”看着自己的夫人,拉斯脸上的坚硬的表情也稍稍柔和了一些。 “我们暂时没事,不过如果它们的进攻再这样进行下去的话,整个瞳界都会被它们毁灭的!”界主夫人想到自己的未来显然有些激动,手指在冰冷的地面上划出了一道深深地指甲痕迹。 拉斯仿佛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般,在界主夫人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顿时她的身影一阵颤抖。 “拉斯……真的要这么做吗?” 界主拉斯目光坚定“没错,让他带着瞳界的核心到遥远的安全地带去吧……我会引爆这里……,和它们同归于尽!”说着将一条黑色宝石项链握在手心随着眼中瞳孔一片深绿色光芒浮现,黑色宝石项链变得更加闪耀起来。将其戴在婴儿脖子上后,界主拉斯才露出轻松的笑容:“我已经在瞳界的核心项链上附着了我的精神印记,一定能保护我们的孩子直到他成年!”说完一挥双手,婴儿消失在其双臂之间,并且随着拉斯双眼之中红色光芒的剧烈跳动,整颗星球都发生了巨大的异变,洪水,雷电,山洪暴发。仅仅一个小时的时间,所有的文明毁于一旦。 这一天,这颗数万年前被创造的星球又发生了一场大爆炸…… ************************** 16年前的SH市的郊外,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小村庄内,发生了一件非常特别的事件,甚至曾经轰动了全市。 SH市郊外某个神秘的私人实验室内,一个面容冰冷的中年人紧紧地锁着眉头:“奇怪……这颗到底是什么陨石……丝毫没有记录啊,哼!我一定要追踪到你!”说完噼里啪啦在键盘上使劲地敲击着。门口的金属牌子上写着“天星基地” 一颗夺目耀眼的陨石带着赤红的彗尾划过夜幕降落在这个村庄的后山。当时村子里的人文化水平都非常低下,随着一声巨响,大地发生一阵猛烈晃动,大片树木全部被劲气刮倒,村民们纷纷惊呼“山神发怒啦!!”。他们又怎么知道,引起这一震动的始作者比那些所谓的山神土地牛多了…… 这个村庄内唯一有点文化的只有乡里的“张老师”了,“张老师”并不是一位真正的老师,他只有初中毕业的文化水平,但是无论什么知识他都学习过一些,而初中毕业的他在这穷乡僻壤也属于文化人了,所以大家称他为“张老师”,平时写信认字都拜托他来帮忙。 张老师此时也听到了那声巨响,感觉到了地面传来的强烈震动,但毕竟读过几年书,与其他村民不同的是,他知道这并不是什么所谓山神降临,所以壮壮胆子,跑到后山观望起来,立马就明白了过来,这哪里是什么山神发怒啊,明明就是陨石坠落,只见一颗方圆一里左右的大坑在距离自己遥远的前方。 “有人吗……快来……帮帮我……”张老师正看地入神,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呼救声,幸好此处是在农村,没有都市的嘈杂,不然恐怕这细微的呼救会被埋没忽略。 张老师循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只见一个相貌美丽的女子被一根巨大的树干压住了腿……看来,正是刚刚陨石坠落产生的冲击波把树干吹向这姑娘,躲避不及被砸了正着。 文弱的张老师立刻冲了上去,使出混身的力气,终于将树干微微抬高了几公分,待到那姑娘将腿抽出后,猛然放下了手中的树干,累的直喘气,一张憋地酱紫的脸见到了那压伤的腿后露出吃惊的表情,倒吸一口凉气……只见森森的白骨从皮肤中穿透了出来,这么严重的伤势如果不及早治疗一定会出人命。 那女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微声道“谢…谢谢……我叫……小翠。”说完便被伤痛刺激地昏迷了过去。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张老师这样一个文弱青年早已满脸冷汗、胃部蠕动了,脸色也绿得吓人。 “哇……哇……”这时……一阵惨烈的婴儿哭泣声从远处的前方传来过来。 这里怎么会有婴儿的哇哇哭泣声?莫非是这姑娘的孩子?张老师托了托鼻梁上的眼睛静心寻找这声音的来源,脚步缓慢地移动着不知不觉越发地靠近了那“陨石坑”的位置。 咦!陨石坑里竟然有个婴儿!婴儿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根宝石项链,黑色的宝石上紫光闪烁一看就是宝物,张老师并非没有生出贪心。但心中总觉得诡异,在联想到刚才的陨石坠落。 莫非刚刚掉下的是……张老师越想越惊,急速朝后退去,谁知脚下一滑,头部着地撞上了小山上的坚硬石头……而那婴儿胸口的黑宝石项链此刻却一隐消失,只是在其胸口皮肤表面留下了一个黑色菱形图案,乍一看仿佛是胎记一般。 ****************************** 十六年之后…… “天淳,快来帮帮娘,娘的腰抽筋了……”一个农妇一瘸一拐地走进一间木屋,这个农妇正是当年的美女小翠,其右腿已经在当年为了保住性命而被锯掉了,那个被称为天淳的少年,正是当年陨石坑中的婴儿…… 少年五官清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散发着充满朝气的精芒,犹如夜里的猫头鹰一般,一股高贵的气质油然而生,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从农村出生的孩子,当然了事实也的确如此。只见其胸口处的黑色菱形胎记安静地躺在皮肤表面。随着时间的流逝,村内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胎记罢了。 “娘,我来了,这些粗重的活就让我来干吧。”说完,天淳便一把拿起地上沉重的斧头,扶正了未劈完的木柴,“咔”“咔”“咔”轻松写意地将其劈砍成碎片。虽然他年纪只有十六岁出头,但是小麦色的皮肤加上勾勒清晰的肌肉,显示出十足的力量感。 “娘,砍完了,我去看看爹。”不过片刻的功夫,一大堆干柴已经被整齐地劈开堆放在一边。少年留下一句话便急匆匆地向木屋后的小山上跑去…… 在当初陨石坑的旁边,静静地竖着一块墓碑“丈夫张天淳之墓”, 墓碑上的张天淳便是当初的张老师,当第二天大家赶到时,张老师由于头部受到猛烈撞击已经断了气,而附近躺着一个少女和一个婴儿,小翠因为感激张老师为救自己而牺牲自愿做张老师的挂名妻子……但她并不知道张老师是因为被婴儿吓到才会失足意外身亡。小翠因为看到婴儿在张老师身边,把感情寄托在了婴儿上,所以才取名与张老师一样名为“张天淳”,作为张老师的儿子。 天淳知道小翠和张老师并不是自己的亲身父母,但却仍把他们当做最亲的人。 看着自己名义上的父亲的墓碑,天淳并没有悲伤,而是平静地聊着天,“爹,你知道吗,我在SH市考进了天星中专…虽然只是中专而已,但是我会好好努力的……” 只有天淳自己知道,自己有实力考重点高中,在镇子里读书的他,所有科目的成绩都名列前茅,要进重点高中简直小菜一碟只是那样的话,高昂的费用对于只有母亲的单亲家庭来说实在是天文数字,所以在仔细考虑之后,张天淳成功的进入了自己预先想进入的中专,天星中专。 这个中专……出了名的混乱,不过学费却出奇的低,只是天星公司在SH市的一个用来表现出自己“帮助贫困家庭学习知识”的工具罢了,学校不管教育,学习自由,上课自由,甚至……殴打老师的事件也频频的出现,不过这对于淳朴的天淳来说…都无所谓。因为他的目标是好好学习,将来成为像父亲一样的……真正的老师。 告别父亲后,回到了家。现在正是暑假,所以天淳才能从镇子上回到村庄帮母亲的忙。 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小麦色皮肤,黑色的瞳孔,洁白的牙齿,清秀的五官,其实若天淳生在豪门的话一定会成为一个迷倒万千少女的公子哥。突然,天淳摸了摸胸口的黑色菱形胎记,这奇特的胎记陪伴了自己十六年,每次看着它都会有股奇怪的感觉,可就是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怪的情况。 既然想不通就不想了,天淳从来都不是钻牛角尖的人,乐观,积极,阳光,这就是天淳,纯洁的少年。只是此刻的天淳并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会成为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冰冷杀手…… 走在田间的小路,处处弥漫着香草的清香,恬静的村庄,和煦的春风,如果能一辈子开心的和母亲生活在这里就好了,天淳开心地想到…… 放轻松的天淳并没有注意到,他刚刚踩过的那根“草绳”在他背后冷冷地吐着信子。竟然是一条毒蛇!三角形的蛇头左右摆动摇晃着,柔软的蛇身慢慢地游动,它在寻找最佳的时机进攻,一击致命…… 咦!那是什么花,如果摘回去送给娘亲她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小路边,一朵鲜红犹如仿佛要滴血般的红色花朵吸引住了天淳的目光,加快了步伐走上前去准备将其采下。 就在天淳弯身的那一刻,那条蛇动了!只见其滴溜溜的黑色小眼散发出一丝寒光,变像弹簧一般射向了目标天淳。 哼着小曲的天淳,突然全身一阵抽搐,只见一条蛇咬在了自己的右小腿上,伤口疼痛、肿胀、呼吸困难起来…… 怎么会这样,我怎么这么倒霉啊……难道就要栽倒在这里了吗……娘亲……啊……意识渐渐的模糊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出现在了天淳脑中…… “…我的儿子…你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打败的!起来!你拥有的是伟大的瞳战士的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