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bill
sherrybill

The mirror

1.



“你以为只有你是特殊的吗?”

Peter向前一跃扑倒身穿灰白色风衣的人,意料之中地被一把匕首挡开,他迅速弹出自己右手的袖剑抵住匕首的刀刃,不停施加力量,直到被自己压在地上的人失去控制自己武器的能力。

匕首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Quincy认输一样松开自己的手,看着Peter的袖剑一言不发。

“你的力量确实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我是说进步,但是技巧……还像个玩闹的孩子。”

Quincy捡起自己的匕首,他弯腰把危险的利刃放回绑在小腿上的皮质刀鞘里,粗喘着气,环顾四周,最后找把椅子坐下。“弱点在哪?我觉得我防守的已经够好了。”Quincy靠着椅背仰头看着Peter,眼睛亮晶晶的。

“几乎全是漏洞,”Peter在空旷的屋子里来回踱步,“攻击幅度太大,随随便便就可以被缴械,还有,冷兵器和枪不是一回事,你从小就擅长用枪,这是很多人没有的优势,但是……对于冷兵器的控制你还需要好好训练。”

Quincy从肩膀上的皮套抽出一枚飞刀随意地向Peter丢去,Peter直接抓住环状刀柄,仔细端详这个小凶器。

“准头不错,但是别忘了,准头不错的人不止你一个。”

Peter走过去把飞刀插回原本的位置,顺便把Quincy挂在大腿上的绳镖拿出来摆弄:“这个东西和我的蛛丝发射器有点像,不过看上去更有杀伤力。”

Peter把绳镖甩出去,稳稳地扎在墙上。“我喜欢这个。”Peter言简意赅地总结自己对这种武器的评价,然后把它拔出来还给Quincy。

“绳子的材质换过两次,”Quincy对着阳光欣赏它,“现在的这种几乎不会被割断。”

“那你有没有想过,”Peter也找一把椅子坐下,“它也可以用来勒断你的脖子。”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