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weifu
shiweifu

那谁说的陈绮贞,我想到了李同学

想了一下陈绮贞的歌和喜欢陈绮贞的那些人,就是缺少了一些对社会的关心吧,或者说,文艺青年和小清新的局限性是不是在于他们只想看到“看上去”美好的舒服的,而不去追究,不问不想为什么
就有点像之前听别人说,托尔斯泰的作品是贵族阶层的视角,陀斯妥耶夫斯基代表的是苦难的人

我读伍尔夫的小说,感觉这个女作家被很多文艺青年当做标签当做自己文艺的筹码,但是其实她是个很现实冷静的人。她的作品并没有局限于个人的点滴情绪,而是把个人点滴和时代背景时代特点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了。我以前也喜欢过陈绮贞,仔细读过她很多歌词,那是十六七岁的少女思绪不关心社会是正常的,只关心自己,自己喜欢的人,还有那些小烦恼。甚至显得矫情。但是人要成长就要去认识世界和时代吧,要不然只能活在很狭隘的世界里。

心灵敏感的人,会对现实世界游戏规则的理解有很大的误差,在这类人的眼中,这个世界应该是他们心中幻想或渴望的那个样子,在那个世界里他给自己写了剧本,安排好了自己和他人的角色,非常的理想主义。而且最致命的是就算他们在现实中碰了壁,发现现实世界根本不吃你这一套,他们会受伤,沮丧,愤怒,但基本不会真正的反省,不会去和现实的世界和解,仍然有一点机会就会去把自己心中的世界强加给现实世界。
我觉得,理想主义并没有错。只是有些人一时找不到理想与现实的平衡点罢了

如果一个人,见识了各种丑恶受了各种伤害之后,还能说“这个世界是美的”,我个人觉得挺震撼的。等这个人死后,大概会有两种评价他的人吧,“他有一颗赤子之心”,以及“他一直把自己心中的世界强加给现实世界”

感觉这大概就像,人性本善和人性本惡一样没法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