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weifu
shiweifu

二〇一三年的十月

断章
小雨,翻出那件旧冲锋衣套在身上去上班。右肩有一个2厘米的小口,想了半天才模糊的记起貌似是2010年住在河大,有一天出门时被钉子刮的。

总有些什么是想不起来的,比如2010年,能记住的只有夏天的汗水,南京,武汉,一只养在酒店的鳄鱼,去电影院看了盗梦空间。
「无耻的热爱生活」这句话是前公司贴在墙上的一句话,我想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姜文的炙热的笑。

上大学之后(成年)我尽量「有始有终」的去对待在乎的人,在意的事儿。不管结果怎样,总要给个结果,算是给自己个交代。而在这之前,我是个不管干嘛总半途而废的人。
7月8月9月,我写了一大堆总结性质的东西来记录我的生活:在两米宽的床上滚来滚去,熬夜看美剧,然后自然醒;拍烂视角的照片;写代码,自己琢磨一个东西,然后做出来;卖明信片;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仿佛生活真的充满希望,我又是花朵了,也仿佛我真的热爱生活。

很遗憾,都没写完,写着写着就没法继续了,
同事告诉我而立的意思就是接受自己,喜欢自己,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和这世界上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样的。我和他不熟,我也不喜欢他,但他这句话让我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