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weifu
shiweifu

离开北京

今天是我住在这间房子的最后一天,一会儿我出了这个门,就要带走所有这间屋子里我的东西。东西不多,大部分也已经被我带走了。

这次在北京结结实实生活工作了一年,如果算上之前在北京断断续续实习、工作的时间,有将近两年。


我对这座城市并不熟悉,我只是在这吃喝拉撒,只在固定的范围活动。这一年以来,甚至没在北京看一场演出,参加一次圈内的活动。每当周末,总是回保定或承德,去陪莉莉或者妈妈。


我对很多事情都没恶意,只是没什么感觉。


20岁的时候,我只要坐在火车上,情绪会自己流动出来。我那时候特别敏感,我大部分的时候会拿手机记下那些可能有点病态的情绪。小部分的时候我只是看着窗外和身边的人,我不去控制我的大脑,让它自己去想它想想的东西,有爱也有诅咒,有对未来满怀希望的幻想,也有对身边人的回忆。


24岁的时候,我不再这样了,在封闭的空间,在静止的时间,在酒后的鼓噪之后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在拿起相机,把我的眼睛交给它去打量这个世界的时候,我都不再有20岁的时候那种感觉了。我老么?还不算老吧。我只是没那么敏感了。我不能再和20岁一样遇到挫折就放弃,想起回不去的过去就难过的要死要活,不能有的没的就躺在床上抹几把眼泪。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
我对北京,就是这个感觉吧。一片空白。离开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