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weifu
shiweifu

最近的状况以及一些其他

杭州最近总下雨,不停的下,没有一天不下。

公司搬到了离住处十公里以外的地方,我每天骑车上下班。车来车往,路过淘宝,路过西溪湿地,路过文一路。事实上我在杭州基本只在这一小片范围活动;事实上,我在北京只在公益西桥地铁站附近活动;事实上我在保定只在北市区活动;事实上我是个懒惰保守的人。
去年十一月搬过来的,是上一家住户转租给我的,她是从7月搬开始租的,所以我7月就要搬到新的住处。周云蓬的一首歌唱道【从租来的房子到租来的房子】 ,唉
莉莉工作了,我做饭她洗衣,我写代码她做设计。等周末找租到了下一个房子,我就每天做午饭。
最近我经常想家。如果开始回忆是衰老的标志,那我从来没年轻过。但谁又在乎呢?
我问js多久没有在家乡度过一个夏天,js竟无言以对。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度过一个人的夏天,只有我,家乡,时间。只有亲人,他们尚未衰老,我厚着脸皮硬说自己还没长大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