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ky
sinky

素描和人生

素描和人生,
太相似。
刚出生,白纸一张。
成长中,有了轮廓。
有经历。又有了阴暗。

然后你开始渐渐调整。
太亮的地方,用灰度压掉一点。
太暗的地方,用高光提高一点。

打线条的时候,盯着局部,形易走。深浅易失。
你唯有把人生的画板推远。
纵观自己着墨太重与太轻的地方。

才能发现自己太在意的那些细节,
任由整体不留情地吞走。
整体这个东西,
嘲笑你的扔下去的大把大把的时间,
你的无辜的一厢情愿。

早些时候我们总是在做加法。
怕这个不够,那个错过,纸上终归太满。
过犹不及时,我们做减法。
知道舍弃。知道省略。知道擦。知道给画面透气。

增色减色间,画到了终点。
睁眼闭眼间,你最后亦是被裱起,放在了框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