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yphus
sisyphus

给讲一个日常家里有些黄爆的对话,这个是稍微有些黄色的,还有更甚的就不说出来了。一日老爹在用电蚊拍打蚊子,很喜欢拿这东西吓唬我和老妈乐此不疲,然后那天挥舞拍子的时候我妈刚好从房间门口出来差点被打到,拍子的位置正好停在她胸前,于是她说哎呀你差点把我胸部打掉下来了,要是真的掉了就糟了......这样大概是日常的水平。其实他们原来也没有这么放得开,是因为我不断的说还要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持续了好多年才变得放很开,不过似乎比我期望的有些过了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