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ve15
strive15

我知道

今天12月5日,算算已经毕业整整5个月了。
说实在话,对于我来说,现在的生活和在大学时期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可能是我太早从学校出来,太早介入这个社会的原因吧!
这期间,学校也回去了几趟,当然,一回去准是东门的烤鱼店。
突然有点难过。
我们不敢面对这个学校了。每次回去从来没有那种想逛逛学校的冲动,从来没有去实验楼的冲动,从来没有再次走上3区7号楼的冲动。
或许是我们自己压抑住自己。因为,我们已经不是这里的人了。
那天,回学校。我在空间上写道:哈哈,去闽江学院玩了!
知道的人都了解闽江学院就是我们的学校,只是我硬生生的把自己和它撇开了,恶作剧般的和它撇开。也许,也应该只有我这种人才会这样的折磨自己。
可是我们有时也是会回忆的。

老大从广东回来的那天,晚上我们大伙儿一起吃饭。聊的话题永远也是校园,多起来的也只是他在广东的生活,或者他和家定的工作的探讨。当初,他们是一起去广东的。
时光荏苒,肚腩丛生。
别笑,你拔起自己的衣服,你也会看到你团肥肉的。
是的,我们整天呆在所谓的办公室里,进行着所谓的工作,所谓的上班。却总也整天的埋怨,整天的寻思着涨工资,寻思着换个工作。你寻思了吗?
老大一个人在广东佛山太苦了,虽然天天有猪肉吃,虽然佛山是武术之乡,虽然老大大学体育选修的是武术课程。可终究这是一个文明社会。
文明的我只能坐在电脑前敲打着这些文字,文明的我们只能坐在餐桌前发发牢骚。第二天照样早起,赶公交车,挤公交车。我们开始惦记着怎么样才不会被扣掉那么几块钱了。
慢慢的,慢慢的,大伙儿开始都有了自己的想法,或许想法大家早就都有了,只是最近的想法开始千奇百怪。这不奇怪,毕竟这个社会这么的奇怪。是吧!
其实我很想说说那天吃完饭,我们大伙儿在金仙电脑上看那些毕业时的照片的。可想到这些时,我竟无从下笔。我在害怕什么?
应该说,我怎么就不敢写了呢?
或许,过去的真的就过去了,回不去了。
突然想到周星星的月光宝盒。但苦逼的周星星纵然拥有了月光宝盒照样还是回不去了。何况挫逼的我们呢?是吧!

“天渐渐冷了,记得多添点儿衣服”。
那是以前刚有手机的时候,那是以前还是学生的时候,常常收到或者发出去的短信,或者电话里的问候。
而现在的我,除了爸爸妈妈,谁还会是我关心的对象呢?
或许有,真的可以有,可是我敢吗?
还有,如果我真的发了这样的一条文艺小青年般的小短信,你是笑呢还是傻笑呢还是嘲笑呢!我们是被束缚住了,这样的短信有什么不好呢?我凭什么能有这样的思想呢?

我知道,我现在是打工仔,谁不是呢?
我知道,我现在是网民,我的伙伴们,谁不是呢?
我知道,我现在是租客,我的伙伴们,你们是吗?

只是,隐隐约约每天的梦寐中,还在期待着舍友的叫醒:快迟到了,今天点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