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ve15
strive15

欢欣的祝福

1月1日,吉鹏结婚;
1月7日,吉烨结婚。

这是两个和我一同长大的伙伴,村子的里里外外都留下过我们的足迹,村子里的果树都被我们攀爬过,村子里的密林都被我们钻过,村子里的小河被我们撒欢了一回又一回……
再过几天,他们就要结婚了。
而我,刚刚从大学里毕业不到半年。
今天12月18日,我参加工作也才整整17个月。
日子不知不觉的就这样过去,嗯,直到现在我悄然闻息我那两个小时的伙伴就要结婚了,祝福送上!

吉烨刚发QQ消息给我,问我他结婚时能回去吗?
我竟然愕然!是的,我必须回去。
可是,因为我这种工作的性质,公司的特殊性,回去已是不大可能。

幸好,12月26——28日,回家三天。先前请好假的。
至少,这个时间回去还能和他们叙叙旧。

在吉烨给我发QQ消息时,我正听着单曲循环的歌曲,用手抄着电脑上的电子书,一本我还没抄完的书。
寒气从脚底一直蔓延到整个身躯,被窝就在我的身后,我却不敢钻进去。是的,我不敢懈怠,年轻的我只能这么努力地学习,拯救自己微弱的灵魂,让自己逐渐变得强大,让自己更有能力给家里带来更多的幸福。
我知道,这不是我的责任,而且我也从来不把它当成一种责任。因为,这是我与生俱来所应该做的,自然而然的。说起来,也是迸发出一种内心自豪感的根源。
我有很多梦想,我有很多的想法。我必须更加的努力,不是牵强的努力,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欢快的努力。

我也常常懈怠,那时一种怎么样情况的懈怠呢?
就像此时的我,用手敲打着键盘,盯着电脑屏幕。
眼睛开始酸涩,终于,将目光转向窗外。对面的窗户闪烁着灯光,这时的我,开始了天马行空,尽管我只能看到灯光,而不是远边的星光。
其实,这就足够了。
是的,我似乎看到一个处在童话世界里的学生,在台灯低下,读着《麦田下的守望者》;客厅里的爸爸在看着当天的报纸;年轻的妈妈全神贯注的编织着那件还未成品的毛衣;厨房里的水壶“吐吐”地冒着热气,仿佛这根本就不是冬天。
这是冬天,我可以想象得到。
乌山桥下的那位乞讨者开始将自己的身子缩得更紧了;开着出租车的司机把车窗打开,将烟点着,嘴里念叨叨道:这么冷。
这么冷,街上应该没有几个人了吧!
或者偶尔经过的,是干什么的呢?脚步匆匆的,不紧不慢的,悠闲自得的,又是干什么的呢?
我那亲爱的朋友,你现在干什么呢?
应该没有在外头挨冻吧?或者你愿意,说是你在马路上看风景。如果这样的话,祝愿你看到好风景。
这年头,好风景已经不多了。
我们总是看到丑恶的,凶残的,令人悲悯的,令人哀伤的,令人流泪的。
我们多么想看到微笑啊,或者哈哈大笑。我们是不是已经许久没有那么畅快的笑了,是吗?
我们是不是可以成立一个“哈哈大笑”俱乐部。
我们为那些即将结婚的伙伴“哈哈大笑”;
为那些即将远行的伙伴“哈哈大笑”;
为在这个城市或者别的城市拼搏的伙伴“哈哈大笑”。

我们的笑声响彻在鼓山的半山亭上,响彻在去平潭岛的大巴上,响彻在校园的每个角落里……

其实,我也知道,这样的笑声在未来的日子里将会愈来愈少了,你说是吗?
真令人悲伤!
对不起,书架上的佛洛依德开始取笑我了,笑我如小孩一般抑制不住自己的舍弃,笑我不知任何心理哲学,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宣泄。
我盯着他的头像,真难想象他的脑袋里装着的是什么?或许书里的文字能说明一些,可是,那些毕竟是他的啊!而我的,只能是我自己去摸索啊!

对面的窗户里的灯光熄灭了,转眼就是要23点了,他们要休息了,明天还要去上学是吧!我的伙伴们,明天还要早起去上班吧!

其实,我还忘了说,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开始在她的空间里传上了她的婚纱照,我的一个大学同班同学已经辞职回家准备结婚了。同样祝福她们!
那么,这样的夜应该是欢欣的!
远边的星空,编织起了一面面的“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