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ice
summerice

写点什么

先是昨天的思考。在我玩儿麻将游戏连输30多局的时候,我一边打出“二筒”一边想,在有随机成分的repeated game里,玩家究竟有无可能打败AI?

repeated game就是指这个游戏不是一局决胜负,而是会重复很多次才能赢,比如积分制。而随机成分则是指不是单纯对弈,比如围棋跳棋五子棋,而是像俄罗斯方块或者我玩儿的1V3麻将这样的。

在这种情况下,AI有足够的时间察觉到玩家有获胜的可能,然后可以通过控制随机分配的elements来操控玩家失败。比如我输的那三十多局,除了几局打得确实有问题外,其他基本上都是“要什么什么不来”,让人十分恼火。而这种1V3更是要命,因为AI之间可以作弊,比如传牌,进一步加强了玩家的悲剧性。

这么看来,在这种游戏中,玩家是不可能赢的了。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AI为什么要cheat? 除了少数别有用心的游戏外,游戏的目的不就是让人放松心情,活跃身心么?那么AI又为何要作弊?

我从小就对这种事儿非常好奇,致力于代表正义的一方打败AI。然而昨天我开始思考,AI作弊的意义何在?

如果说俄罗斯方块作弊的意义是控制玩家的游戏时间(技术宅分析好像很久以后才会出现随机作弊),那么这个麻将也太神经病了吧,任何一个打麻将的人30局不胜也会很upset的。不过我倒是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当我输太多局的时候,就会连赢,赢完了会发现有一至两个AI其实几轮前就可以胡,但是他们没有,而是等着我胡。

跟学CS的室友讨论了一下,她表示要生产出一个疯狂作弊的AI。哈哈。

————快乐的技术结束了,开始悲惨的文艺——————————

最令人难过的并不是讨厌的课没改完,认识的人没有来,坐在第一排,内心特别空虚。

最令人难过的是,最喜欢的课却也没考得很好,普普通通的成绩,这一学期全是普普通通的成绩。

下楼的时候忘记按G层的按钮,电梯停在2楼,四周是安静的,我站在昏暗的电梯里,看着镜子那个头发乱作一团,巨大的黑眼圈,不复存在的好皮肤,裹成一个团子的我,抱着几本书,满脸悲伤地站在那里。前段时间我的发型还往可爱转了转型,但是可爱的从来不是我。

我站在那里,悲伤的要死要活,我想我选择了这条路,我为此付出很多,可是我真的为此付出过努力?

————————悲伤二连发————————————————

晚上去还卡,又被保安气着了。每次跟保安起冲突,我都会想起惨绿色的高中时代,比如上一次的物理老师,这一次的在厕所里哭以及毫无目的的到处乱走。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跟这个角色就是格格不入,我讨厌男保安,非常讨厌。
今天我在厕所里撕纸止住眼泪和鼻涕,我想起永远学不好的物理,想起考砸了会去得八层半,想起这辈子一定要杀掉的傻逼周立军,想起六十分的英语,想起一次又一次的痛哭,想起全部糟糕的事情。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离开三年了还是走不出来,并且由着男保安这个职位而一次又一次的被点燃引爆。

那是我最不想碰到的伤口。藏在湖底藏在地幔藏在火山口。那是我,最不想想起的过去。

——————悲伤三连发——————————————————

一个人跑出去胡乱走。外面在下雨,我哪里也不能去。在天桥看了很久十字路口。在很多学长学姐的校内图片里看过他们拍这个十字路口,一直不明白他们在看什么,今天自己站了很久,发现是在看红绿灯。

红灯亮起来拦住直行,接着南北向的车开起来了,然后是转弯的车。等到转弯的车停住,转成绿灯,东西向的车开始行驶。

一切都有条不紊,安静无声。一切都那么好。

后来我走到底下,看空旷的车站,写着慢速的车道,只有一棵树陪我,它也不出声。

我觉得我并没有哭,但是眼泪一直不停掉下来。

——————
现在的心情好像雾中的北京。

看不见过去,看不清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