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ice
summerice

泪点很奇怪星人

《海上钢琴师》戳爆我泪点的一段,是当1900决定要离开船去美国找他的初恋的时候,晕船的小号手(我刚刚百度了他的名字确认他叫max而不是麦克,见鬼的, 我怎么一直觉得他叫麦克)跟他聊天,一边喝酒一边说,那很好,你会找到她,和她结婚,生一两个孩子,有着安定的生活,当你跟他们提起我,你会说,max,那是我过去的好友。

每当不凡的人畅想他们未来平凡的生活时,我的泪点常常颤抖地不能自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