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ice
summerice

老虎老虎

我决定还是恢复到每天记日记的情况里。

三月来了,日子还是那么冷,而我已经记不起去年这时候穿什么衣服,以及上次正经写东西是啥时候了。

今天吃饭的时候,小呆正给我正经地讲香港选举问题的时候,突然盯着我有点儿说不下去,我还没明白过来,后来他才说,你穿的太露了我有点儿hold不住。。。突然有点儿得意。

以上这段话表明我对量词的掌握程度已经暴跌到了一个令人担忧的水平。

我觉得我最近对人比较凶,这样太不好了。。。要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