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ice
summerice

这原来真的是一首诗!!

我们多么草率地成为了孤儿。玛琳娜,


这是我最后一次呼唤你的名字。


大雪落在


我锈迹斑斑的气管和肺叶上,


说吧:今夜,我的嗓音是一列被截停的火车,


你的名字是俄罗斯漫长的国境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