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ice
summerice

定期

今日心情压抑,写一个小片段。

————

壁炉里的火劈啪作响,Sirius拿魔杖随随便便地捅了一下,火苗增的一下攒的老高。夜晚太长了。

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的小黑屋永远都是小黑屋,即使住进了凤凰也照不了光。Sirius一边琢磨着,一面随手点开了插着个小天线的麻瓜电视,那是亚瑟闲的没事儿抱回来的,说是关注一下麻瓜的动向好更好的了解伏地魔。可笑,他想着,我还能不知道那堆猪头在想个啥,你只要让我出去跑一圈儿不比这叫AAB还是BBC的蠢货强得多。


“好嘢!基克入咗一个三分波。”电视里的解说激情澎湃,Sirius懒懒地往扶手椅上一躺,脚翘起来撞到了一旁的大柜子。


“你就不能轻点么……”James闷闷不乐地从柜子后面走出来,挠了挠翘起来的乱发。“我正做美梦。”


Sirius扬起嘴角笑笑,招招手说:“过来看比赛。”


James不高兴地划过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靠过来的时候闷闷不乐地指出“瘦了。”


Sirius以一记暗藏杀机马踏飞燕回应他。


“为啥啊?”眼镜儿男有点儿困惑的挠挠头:“我记得你晚饭刚吃了一只烤火鸡腿。”


“我呸。”Sirius笑了出来,“一半不都塞给桌子底下的你了么。”


James刷的一下站起来,扶着Sirius的肩膀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发生什么了么?”


Sirius收起嬉皮笑脸,微微叹口气,眼睛垂下来:“大概是因为你死了吧。”


James随着空气一下子散去。小黑屋什么也不剩下,只有火苗还在噼啪,像是谁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