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ice
summerice

肮脏的赞歌

这两天老看见有人黑黄龄。《high歌》和《痒》这俩歌确实好听,但是不配上黄龄那种媚到骨子里骚到眼神里的样子根本就不成曲啊!张玮是唱得好,除了嗓子高,还有他够骚!这歌只有骚人能唱,台湾那个胖胖的女生就别扯了,中间那段所谓的“模仿马头琴”其实就是叫春的“嗯嗯嗯嗯”唱的真跟叫春一样,闰土也别扯了,整首歌唱的跟卖春一样,江映蓉样子够了,但是唱太差了,张玮是好,是真的好,但也不能说灭掉黄龄,黄龄才是正美正骚,眼神顾盼流离,嘴唇欲说还休,姿态风情万种,情状摇曳生姿,166的个儿愣是穿出176的范儿,是我私密的小情操,是我说不出口的软肋。
还有《痒》,这歌儿不是我地图炮,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就是检验一个女人骚不骚的试金石,品质保证,专注验骚三十年。


这上面所有的骚都是褒义词,别想歪。


另外听杨坤说什么因为李代沫唱了《我的歌声里》把这个歌唱红了,曲婉婷反而要感谢他,真想抽丫一嘴巴。不懂别装,祝你的队赶紧淘汰。


曲婉婷这歌自己唱得有多好,有多动人,问问那些loop300遍的人就知道,她这音色唱这个歌儿绝了。李代沫一爷们发出娘们声儿,有啥值得盛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