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ice
summerice

《水仙已乘鲤鱼去》里的小锦,或者什么别的名字的记不清了,有严重的暴食症,每晚能吃一个冰箱,然后躺在浴缸里,等胃慢慢消化。
当年我用一个晚上看完整本书,那是高一的复习周,时间如流水,我的书籍暴食症从此爆发,再也没什么能阻止我一晚上就看完一个东西,最近的《银河漫游指南》,《漫长的告别》,各种文章,我像是深夜食堂,暴饮暴食着整个世界的书和文,有着填不满的无底洞,和戒不掉的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