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ice
summerice

而我还在这里

刚刚想到很多事情……想着要上午就写下来,不过还是拖到了下午。结果全都忘记了。

好在终于报修了衣柜门。快点来修好吧。

中午又是一个人吃饭。渐渐地已经不能接受这样的寂寞了。

那个会12点以无比清醒的声音接电话,但其实根本就是刚醒,然后穿个短裤晃晃悠悠地跟我去买饭,跟以前的熟人打招呼,把饭买回来吃,看看新闻评论一下电视剧,开几个无关痛痒的玩笑的人。你真的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i'm permanent.
i'm permanent.

昨晚上一起去楼下学习,之前我那么生气,可是之后我们坐在一起,我开始写作业,你从人人到Bloomberg都刷了一遍,然后你说你困了,你要睡了。
那一刻我那么清晰地明白着。我那么清晰地明白着。
我们一起学习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i'm permanent.
i'm permanent.

昨夜做梦,梦见初中,梦见初中的人们。过程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排骨,呆子,弟弟,好像还有月月,你们坐着一辆白色的车缓缓地开出二道门,我站在后面,小西站在我旁边,我突然就不行了,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疯狂地掉着,我狂奔着追着那辆白色的车,我不停地哭着,我说,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然后车好像减速了,排骨摇下车窗,抛给我一个白色的手机。

我伸出手去接那个手机。然后闹钟响起,我醒过来。

醒在一个没有排骨,没有弟弟,没有呆子,没有小西,没有月月的地方。
醒在我90厘米的单人床上。

眼泪憋着哭不出来。

刚刚写的时候,我想起来呆子的一篇文章。那是我们刚刚上高中的事。
他说,在军训的时候,有一天睡午觉,梦到初中的大家。长长的队伍里,人们一个一个地走过来,笑着对他说:回来了?

i'm permanent.
i'm permanent.

漫长时光经历过的过往。笑语盈盈一个不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