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ice
summerice

time to lie

梦到了……你。

太不正常了。简直太不正常了。我除了初二那年再没机会见过你了。上次一次视频,你还不肯开摄像头,只留下我一个傻傻的脸,对着你尖刻的问题不知所措地转来转去。

你从来都不肯以主角形象出现在我的梦里的。你其实根本就不肯出现在我的梦里。偶尔你赏脸光顾一下,以一个路人的身份,面无表情,一闪而过。

梦里……你来香港了。我跑到mtr去接你,你穿了一件绿色的衣服,有一点点胖,那个夏天攒下的黑眼圈已经不见了。你还是比我矮,但我站在你身边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我们牵着手,在大街上走来走去。天气一会儿闷热,一会儿寒冷。冷的时候你就搂着我,热的时候我们就手牵手。我们回了家,见了我爸爸妈妈。他们皱着眉头看着你,但是什么也没有说。

后来我们去一个金碧辉煌的房间里,你开始亲我。亲了一会儿你停下来看着我的腰,特别紧张地问:你是不是受伤了。

我说没有没有,护着我的小肚子不给你看。

我还回答了一个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诚实回答的问题。你问我,我们能在一起么?我说,我居然说了,我说,我对你这个人能够完全地接受,我只是不能接受我们的身份。

你沉默了很久。是受伤的,艰苦的沉默。然后你坐起来,冲我眨了眨眼。

我想这就是结局了。

后来我们一起去看了《哈里波特和魔法师》。在小巫师和大坏蛋决斗的时候,你在我肩上睡着了。

你对我。。。特别好。好的像假的一样。即使在梦里,我也知道这是个梦。你对我太好了。

最后你把我送回来,你说你自己走就行。我跟朋友说了几句话,忽然回过神来:我怎么能让你自己走。我赶紧给你打电话,电话那头很吵,我以为你到又一城了,于是问你“你在哪儿?”

你大声回答说“我到香港了!”

然后我醒过来。梦戛然而止。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一下子醒过来了。在一个完整的,即使在梦里也只是梦的梦的最后,醒过来。

我想这就是结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