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machine
timemachine

「所有人都忘了,纳粹入侵的第一个国家就是自己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