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machine
timemachine

一个盲人打灯笼走在路上,旁人问:你双眼失明,打灯笼何用?盲人答曰:我哪里是为自己,我是怕他人看不清路。这是儒家。盲人曰:我是怕别人撞到我。这是墨家。盲人曰:不是说晚上出门就得打灯笼吗?这是法家。盲人曰:想打就打,何必问何用?这是道家。盲人曰:你猜。这是释家。盲人曰:操他大爷,领导下来视察,居委会要求包括残疾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来夹道欢迎。这是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