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key
turkey

关于创新工场和点点的一些杂七杂八的看法

有趣之一:在“第六届中国站长年会”上面,许朝军透露出对点点的计划是用四年的时间,烧一亿美金来累积上亿的用户,之后再去考虑盈利模式的问题
有趣之二:点点网自4月8日上线以来,注册的人数据说已经超过20W人
有趣之三:点点网是获得创新工厂投资的产品
有趣之四:与许朝军有挂钩的两个男人,李开复与陈天桥



笔者是在4月22号注册点点网的,距离点点上线也只有14天,由于笔者一直对互联网社区怀有浓厚的兴趣,因此只要是有关社区的产品,无论规模大小,笔者都会花上一些时间去调研一番,于是我从某位大神那里弄到了点点的邀请码,心情还有些小兴奋,然而当我进入点点网的时候,我却是失望无比。一点开,熟悉无比的界面,熟悉无比的功能,熟悉无比的操作,当时的想法就是,“我去,这货,跟宽岛有什么区别?这货,不跟宽岛一样都是抄袭tumblr的吗?”登陆的心情跟以前第一次登陆宽岛一样,一个字,囧。宽岛好歹还有一些原创元素,但点点这货,竟然连界面都是抄袭tumblr的,谈何创新?笔者一下子对点点网失去了兴趣,没在上面发过一篇文章,偶尔登陆,也是为了看看点点是否有新的动向,然而直到现在,它也只是一点一点的增加一些熟悉的功能,改些无关痛痒的细节,并无亮眼的变化。后来又弄到知乎的邀请码,发现知乎的用户对创新工场为什么会投资点点网这样的一比一的仿真项目的问题穷追不舍,创新工场至今也没有给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而李开复也一直对此保持沉默,即使被人叫做“李开始复制”。
其实点点之所以能够受到业界这样热议,无非是因为跟创新工场挂上了钩,这个项目在诞生的时候背后就一直站着一个李开复,李开复在业界的影响力自然不言而喻,创办创新工场的时候就已经把整个业界弄得沸沸扬扬,因为,他似乎带给了中国互联网目前最最需要的东西,那就是“创新”。标榜“创新”的创新工场无形中在普通民众的脑海里烙上一个烙印,那就是,创新工场投资的项目,就必须是创新的,史无前例的,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如果市面上已经拥有同样的东西,那就不能叫创新,那叫抄袭。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民众对李开复和创新工场的要求都过于苛刻了,因为我觉得大部分评价这件事情的人,都有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姿态,因为创新工场在投资点点之前,也投资过一些其他的项目,虽说有些人对这些产品的应用前景不是非常看好,但起码创新工场确实在努力着支持年轻人创新,在为他们的理想而努力,有多少人在评价创新工场投资点点网项目这个事件之前,有去了解并评估一下创新工场的其他项目?对于那些对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都没有一个大概理解就随意评价的人,否认别人的成绩难道就真的能够让你们达到高潮?换在同样的背景下,你们就真的那么有理想和高尚?理想归于理想,在“创新”的光环之下,工场毕竟还是工场,投资的产品如果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工场入不敷出,又如何经营下去,作为一家投资公司,在坚持自己理念的同时,如何生存才是最重要的,毕竟理想是在温饱之后才能拥有的东西。如果说创新工场倒闭了,可想而知大部分人只会说风凉话,因为说风凉话实在是一件很爽快的事情,他们可以以此证明某些人比如李开复“不过如此”,以此慰藉自己的“不过如此”.每一位投身互联网事业的人,都有一种改变世界的梦想。其中的某些人认为只有他们才能改变世界,如果有人有可能在他们前面改变这个世界,那么他们就会很蛋疼地忧伤。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认为,许朝军能做的我也能做,你为什么只投资他不投资我?许朝军不过是因为有创新工场和陈天桥撑腰罢了!事实真的如此?那么为什么你们不反过来想想,为什么许朝军能够得到李开复的支持而你却不能?因为你不认识李开复?那为什么许朝军能够认识李开复你却不能认识?说白了,还不是因为你不够牛B,如果许朝军没有参与过chinaren创业,如果许朝军没有担任过搜狐技术总监,如果许朝军没有负责过人人网,如果许朝军没有出任过盛大边锋总裁,如果许朝军得不到李开复的欣赏,你以为他会得到这些投资,让李开复说出“只要你做我就投资”这样的话?李开复那么忙难道会因为命运的召唤来鸟他?同样在这个备受憋屈的互联网环境下创业,你以为就你最憋屈老天整天想着怎么打压你以防你来逆天?你也太瞧得起自己,瞧不起老天了。
许朝军这个人在我了解点点网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但是查看了这个人的履历,确实是非常亮眼,可以说是年轻有为。从chinaren到点点,一路走来他似乎不曾离开过互联网前线战场,跟着行业的大佬冲锋陷阵,我个人认为他一定对互联网有着独特的领悟和优秀的才华才能受到陈天桥和李开复的欣赏的,他的个人能力毋庸置疑,但是在他对SNS市场发展动态的把控上,我却仍然持保留观点,因为SNS这个领域涉及的东西太多了,这个市场也太大了,连Facebook也没有把握说能够控制这个市场,毕竟,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互联网领域,况且国内主流SNS大多都是借鉴(我不说抄袭)美国产品,未免有些不协调。中国人拥有自己独特的社会体系,社交心理,也有着与众不同的传统文化,与美国网民相比可以说是另一种群体,拿A的产品来给B用,很难做到符合要求,何况美国网民与中国网民在整体素质上相距甚远,美国网民能够更快的接受比较新颖的模式,对各种网络消费也已经司空见惯,然而中国网民在这一点上还需要时间培养,tumblr模式真的能够满足他们吗?我只是刚刚涉足互联网这个领域,不敢随便评论,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想表达一下。个人认为一件产品如果不是由创始人自己研发并运营,很难将其价值发挥到极致,首先因为模仿者终究只是模仿者,产品里面没有他们的灵魂,他们很难知道这件产品能够进化成什么样,人人网永远没有办法超越FACEBOOK,因为他们不是扎克伯格,他们无法把控facebook的进化;再者,复制产品的人很难体会创始人对产品的那种感情,这就注定他们无法对产品的健康发展倾注全力,因为相比于创始人,他们太过执着于怎么赚钱,这往往会使产品的发展误入歧途,最终因为用户体验不佳而造成无法挽回的用户流失。扎克伯格一直抗拒着广告,一直避免FACEBOOK过于娱乐,一直强调长远发展的重要性,一直拒绝着巨头收购,这绝不是模仿者会做的事情。你想改变世界,请先思考你能为世界带来什么,而不是从世界榨取什么。许朝军说他很看好SNS+游戏行业的发展,我也深刻的懂得这种模式确实能够创造巨大的经济效益,但我个人一直抗拒着SNS+游戏这种模式,SNS应该是为建立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创造更多的便利,为用户提供更多有意义有价值的服务,而不是将用户圈在自己的网站上去虚度自己的时间。产生这样想法的原因的有两个方面,一方面虽然我也是游戏资深用户,但我不希望看到太多的人把时间浪费在游戏上面,这是情感方面的因素;另一方面在SNS长远发展的角度上看,过于娱乐长久下来只会造成用户的反感,而且这种反感会随着许多现实的问题的发生进而根深蒂固,人人资深用户离开的主要原因就是人人已经成为一种变相的网游,让他们上瘾并影响了他们的正常生活。游戏是一把双刃剑,如果不能限制一下度,那么其实和毒品无异,正因为我一直在“吸食”,所以我能体会它的危害。这就是为什么我更倾向于益智类游戏而非大型游戏的原因,因为好的游戏,确实能够导人向上与开发智力,我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益智游戏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我不希望我将来的子女也跟我一样一度热衷于暴力游戏,如果看到他们在虚拟的世界里挥舞着刀剑杀死一个普通人,我想我也会尽力阻止他们陷入里面,因为,这种东西太可怕了,他们改变人的思维的方式是无预兆的,影响是久远的,药家鑫会不会也是一个这样的例子呢?
我一直关注SNS行业的发展,也一直对SNS如痴如醉,因为我觉得SNS的理念跟我的社交哲学如出一辙,我喜欢与人交往,我觉得人是我唯一不能把控的事物,每一个人的思想都是一个独特的苹果,我热衷于在他们的苹果上面咬一口,也乐于跟他们交换我的苹果,所以我认为SNS网站就应该是一个交换思想的地方,同时能够跟线下活动相结合,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某些有趣的事情,如果我只是在上面跟他们玩游戏,现实中却没有跟他们交流,那么他们对我来说,和游戏NPC又有什么区别?我不希望我在网络上交到的朋友只是一个符号,这只会增加我对互联网的厌恶。我也承认如果我有自己的SNS网站,我也希望用户能够在上面流连忘返,但我更希望他们有个度,我的产品对他们来说更多像一个结交朋友的工具,他们更在乎的是现实中的活动。一个只会蹲坐在电脑前面摆弄网站的用户在开始的时候确实能够为网站创造更多的经济利益,但是这种不健康的行为必定会伤害到用户的身体,因为沉迷网络致使用户身体不适甚至残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况且,我真的不认为不注重在现实生活中创造价值的用户会是那种能为网站带来长久利益的群体。产品应该与用户共同健康成长,这才是每个IT人的使命,也是我热爱于产品设计的初衷。
在创业方面,许朝军认为自己骨子里头有创业的血液,我不清楚他是为什么想要创业的,如果是为了赚钱而赚钱,我相信他可以找到更好的方式,如果不是为了赚钱而赚钱,那么他是如何看待用户这个问题的,我只能拭目以待。但是他放言用一亿美金烧四年换来上亿用户,再来考虑盈利模式的问题,我觉得作为一个创业者,他的姿态放得太高了 ,因为许多创业者没有他那样的运气有VC肯让他烧钱,如果他烧完了却没有达到目标,如何给VC和用户一个交代?这其中的责任问题他是否有认真考虑过,还是说即使失败也可以一笑而过?责任这种东西,“一笑”绝对不能“而过”,这会毁灭一个人的信誉,也会使人丧失信仰,更多的是,会伤害到支持自己的人。不过抛开这些不说,我真的很欣赏他的勇气,毕竟创业这种事情,是冒险者的游戏,拘泥于小节,又如何放得开呢?
其实许多人会把SNS跟游戏紧密的结合,也是一种无奈,我相信如果有其他的方法,很多人也许就不会那么热衷开发游戏应用了,因为这种模式是目前SNS唯一能赚大钱且可复制的模式,何况一个公司的成长必须依赖资本的累积,空有理想却无资本,谈何发展呢?但我坚信会有更完美的盈利模式来促进SNS行业的发展的。
最后重新回到点点这个产品上,起码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它的亮点,我还是觉得宽途做的比较好,因为他们很注重用户反馈,我不知道许朝军为何有这么大的信心能够把它发展好,但我知道有眼光的VC绝对不是在盲目跟风,也许“点点的复制问题”只是一种营销策略,是帮助许朝军快速达到目前的人气,引起用户和投资者的强势关注所布下的一个局,真正的点点目前还没有浮出水面,但无论如何,如果他没有改变点点,摆脱tumblr的影子,他烧10亿美金也换不回上亿的用户,因为IT业界的人,就是他的主体用户
“你连我们都满足不了的话,要你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