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na
viena

紫色光年

盛夏里长眠的灵魂

匍匐在禾苗的茎须里

它一寸寸拔起

听得见骨骼支离的声音



光年外暗淡的星星

投影在我纤薄的手心里

它一点点飘远

看不见音乐盛大的琴音



那些葱茏可悦的树林

支起一片林荫

我的禾苗暴晒在火焰般的天地间

它们累成一片苍白



通透晶莹的紫色土壤

生长出了疯狂的精灵

它们像没有结局的光明

就燃烧在我的帘里



我捡拾着这些精疲力竭的生物

或者

扼杀了这些坚忍的生物

阳光猛烈弦音绵远



十七个春花秋月的日子

在不可辨析的色彩里

轻声地言语,亲爱的

有没有人教你坚强让你飞翔紫色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