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la
viola

名为过去的血肉在胃袋中翻腾

       多年来,我已习惯这个男人出现在我各种的梦中。哦不,正确来说应该是“男孩”——我所记得的只是他小时候的样子。我甚至很清楚这个人在我梦中所映射的事物——过去。我所抛弃了的却又一直追寻着的过去。
       然而最近的梦在不经觉间出现了异常——这天清晨,当他在我梦中“扮演”高中同学时,脑海中忽而有个严厉的声音叫喊到:撒谎!他才不是你的高中同学!于是记忆瞬间归位。是的,他跟我的交集在小学毕业时便已结束了。
       惊醒过后,我又再沉沉睡去,取而代之的,是爱人出轨的梦境。
       我这人到底是个不安的集合体么?
       拖着疲惫走出家门,浑浑噩噩地到了公司,才猛然记起自己已经24岁了,已经24岁了。
       于是打起精神开始一天的工作。然而这平淡的日常也同样出现了异变——上司交代说从今天起有部分工作需要跟新入职的实习产品经理对接。我打开上司扔过来的OA待办工作事项。
        呃!!!
       当然,这只是我沉默的呐喊,像我这种靠键盘说话的胆小鬼,才不可能依靠自己的嘴巴表达惊讶。
       那个人的名字,赫然跳跃在屏幕上,嘲笑着我。
       不不不,这种大众名字,光【人人】上就有500号人了!怎么可能!
       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加了这位新人经理的工作扣扣,然后戴上专业的面具:『陈英杰经理您好,我是信息管理部需求分析师王凌,将负责与您对接关于公司平台方面的事项。』
       『……那我待会过来一下』
       5分钟后,一个高瘦的小青年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们两盯着对方的脸看大概有半分钟吧。就在我的大脑将要判定为“否”的时候,他忽然开口道『今晚一起去吃饭吧』
      『呃!那个……呃……不……』我完全的不知所措了。
       『哈哈哈哈,你还真跟以前一样呢!』他捧着肚子笑道。还真有那么回事,14年前他第一次跟我【说放学一起回家吧】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反应的。这家伙居然还记得?!
       『怎么可能没变,全身细胞都换了两次了。』我小声嘟嚷道。
       『也是,想不到以前这么讨厌数学的你既然干起了技术活。』
       『也想不到以前这么喜欢数学的你居然跑去当管理的。』
       『呃~管理也是需要数学的喔!』尽管和我印象中的那孩子完全不一样了,但他那与生俱来的俊俏还是让人火大。
        上司好奇地探出头来:『你两认识?』
       『……他是我小学……』
       『这位可是我小学时的暗恋对象哦』这家伙笑嘻嘻地看着办公室里的一片哇然。
        我可以钻地么?我可以撞墙么?我可以跳楼么?
        好吧,其实暗恋别人的是我……
        好吧,我要恼羞成怒了……于是我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哇!痛!』他整个人弹起来,高跟鞋的威力果然不是盖的,『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暴力啊!』
       『暴力你妹!』我都要抓狂了,这家伙还更得意了。
       真是的。都十二年了,明明都十二年了,为什么到现在才若无其事地又再出现在我面前……
       接下来的日子,我很快就明白了,这家伙绝对是来逗我玩的!每天午休就跑过来愚弄我!可这让人火大的家伙却比我还要快地跟这个部门的人打成一片。我是踏脚石么?我是踏脚石么?!
       聚会聚餐整个部门的人一起去游泳健身,这是他来这里之前我所从没想过的生活。我竟也开始在每天早上期待着上班的时候了。可我很清楚,我已经不是可以任性的年纪了。我很快就要嫁为人妻、生为人母了。这是无论我的世界线怎样变动,最终都只能回归到的收束。这是所谓的命运,这是所谓的未来。
       而他这过去的影子,仍无时无刻缠绕着我。
       距离再会的那天刚好过去三个月,他已经很清楚我的境况,但仍坚持不懈地开刷我。

       『呐,』此刻他靠着我的办公桌,斜眼看着我,『你说我们还有没有可能?』
        『!!!』我差点就喷他一脸的菊花茶,『您老就少逗我一会儿行不!』我哀求道。
        『我认真的。』这简短有力的话和那让我无法直视的眼神又再使我陷入不知所措当中。
        『为什么?我又不好看,又不苗条,又不厉害,又不聪明……』我用着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着连自己都不明白的话。
       『所以说你还真一点都没变。』
       『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我已经非常黑暗了……一瞬间,我明白自己追寻【你】的原因。
       『那就证明给我看吧。』他丢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日期时间、旅馆的名字及房间号码。
        ……
        明明……明明只是我的【过去】,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嚣张?!
        我不需要什么光明,我只要呆在【这里】就好了,让我呆在【这里】就好了……
       ……
       请……别再……别再揭开我的面具了……
       ……
       对了!【过去】什么的,太危险了,是的,太危险了,不放在身边的话。要想办法,把【过去】从那个男人手上抢回来!
       ……
       他订的旅馆,404号房门口。
       昏暗的灯光下,他半裸在床上躺着。『喔,想不到你真的来了呢,嗯,来跟我证明吧!』他魅惑的笑容让我的大脑发出了红色警告。但我决定无视这一切。是的,他是敌人,他是绑架了我的【过去】的敌人。
      『嗯,现在就证明。』随手反锁了门。
       呐,拜托了,把我的【过去】还给我吧。
       我用脱下的外衣包住手上那能解放我的东西,慢慢地走进他,慢慢地爬到他的身上。在确认自己已经按住他以后,我从背后拿出猪肉刀,并看着他的脸瞬间成惨白。
       『哈哈哈哈,我都说我变了,为什么你就是不信?为什么你就是不信我?!』我狂笑着。在他满脸的惊恐中手起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