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
vivi

记得那些日本人

上上周有个原来公司的同事发来信息。说实话,是个很讨厌的同事,男性 娘娘腔,这倒没什么 主要是人品JP。以前共事时,和他没少拌嘴。连藤吉部长都说:你们俩能不能别打了?我也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有些话不说出来,不利于工作进行,更不利于我心理健康。
但是他却在我忘记了联合以及在那里渡过的时光的日子里,扔了一个小石子过来。曰:关于藤吉,他听到了不好的传言。
藤吉浩之,是我原来的直属上司。大阪人,最初摧毁了我自信心的大阪腔。托他的福,搞得我现在听标日反倒不习惯了。他是我遇见过的最开朗的日本人,我记得他用的是JAL会员才有的招商银行信用卡;我还记得他老婆叫明子,两个儿子一个叫隆太,一个叫良助(???へいすけ?忘了)。
联合的事如果细细数来是很波澜壮阔的。然而我对阴谋没兴趣,放在头脑里也是占地方。敲出来也只是浪费键盘使用寿命而已。
那个讨厌的同事告诉我,藤吉被紧急调回日本本社,貌似是因为在无锡任总经理期间有经济问题,在本社被查证,而后被开除了。
这些都是他们的说法。
我记得藤吉回日本之前,在他那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独立办公室里和我聊天,在那之前我们把资料全都销毁了,好像2战溃败撤退一样。所以那间屋子里很冷清了,藤吉一直怀疑他那间屋子里有窃听器。然而那时我们都不怕了,我问他事情是不是真的。他说他也很莫名其妙,我们聊了很多。他说他回了日本也不想继续干下去了,和人打交道太累,勾心斗角的。
他说,想回了大阪 在郊区的农村当农民。
我能想象出来 那样对他才是幸福的。他只是一个没读过什么书一点点拼上来的工人出身的高管,他性子很直,嘴巴也尖酸。大男子主义。
现在他应该和老婆孩子,在郊区当农民了吧。他终于过上他想象中的生活了。
他走之前留给了我他的手机号码。一次都没打过。也许,以后会去大阪见他一面。


顺带想起了木户,木户孝则。我对他充满感激,因为他 我大大提升了口语水平。08年的时候他调职离开天津,现在大概在俄罗斯或者新加坡吧。很久不联系了,也许某一天,我会拨通他的手机号吧。也许,以后就会这样一直让他们留在回忆里吧。
angelcn
兔控在公司和人打交道的确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欢那个人,却要满口笑面地对着...时间越长,越会感到自己虚伪...但又无办法改变...2010-04-17 08: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