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cklau
wacklau

【转】我们为什么要抵制豆瓣

文:卡卡

作为这场抵制行动的深度参与者,我觉得我应该说一说我的观点。需要说明的是,以下是我个人的观点,我个人无法代表所有组织。

关于我:我首先是gay,其次我是一名同志志愿者,服务于爱白;同时我是豆瓣的深度用户(2400+followers,有小站,有小组,3000+听过,算深度吧);最后我是一名传播行业从业者。

首先澄清一下一些概念(对于一些知乎用户连LZ问题中的链接还没有点进去或者点进去了并没有仔细看就开始回答问题的做法感到桑心):

1、参与行动的集体是公益社团们,是线下的实体组织,我们的属性并不是网站——不过我们确实分别有网站或者博客或者微博。当然,其中飞赞是一个SNS,但是如果您注册并浏览过这个网站的内容,相信您会有不一样的认识。

2、此次活动无关色情内容,各组织倡导的都是健康积极的同志文化。

3、我们都是非营利性组织,所有动作与金钱无关。

4、参与的组织都是自愿的。

或许有些人会有疑问:你们这些同志组织平时都在干些什么?顶多组织个交友查个艾滋嘛。其实并不是。我举例说明好了。

比如北京同志中心,是一个为LGBT人群提供全方位服务的组织,定期举办观影会、读书会、访谈、演讲等活动,为同志人群提供医疗、法律援助,同时为其他组织提供活动场所。

比如同性恋亲友会,是一个为LGBT人群及其亲友(包括亲属、法定配偶、伴侣、朋友等)提供咨询及服务的社团。经常在媒体上出现的吴幼坚妈妈就在这个社团中为同志及其家长提供热线咨询服务。

比如同志你好,从一个线上志愿活动(收集非同志人群对同志的微笑与支持的话语)开始,走到线下,到现在成为一支很有活动的队伍,为同志人群的自我认知和非同志人群对同志的认知而工作着。插播一句,该活动非常成功,到现在已经收集了近8000个微笑,其中得到包括蔡康永、黄耀明、柯蓝、五岳散人等知名人士的支持。

比如我所服务的爱白,是一个发布同志资讯,推广LGBT文化艺术,提供教育、法律及医疗援助的社团。我们也经常走入校园和大公司,与学生和白领进行活动。

另外的很多拉拉社团,大家可以阅读5月16号《南都周刊》中的封面故事进行了解。

总而言之,我们在做的事情,都是在为了维护LGBT社群利益而努力。也许上面对一些组织的介绍表述上会有些出入,还以他们官网的介绍为主(链接在anti-douban.com上都有)。

大家都知道,基友撑起了豆瓣的半边天。我们也非常喜欢豆瓣上多元个体和谐交流愉快互动的氛围,这也是同志组织们选择在豆瓣上推广各自的活动、分享各自的资讯和资源的重要原因。

两三年前,我们刚刚进入豆瓣,那时候豆瓣还是一片净土:各个同志相关的小组都很活跃,同志类的线上活动和同城活动都可以发布,etc。

可是,从2009年开始,豆瓣就变得令人伤心,跟同志有关的小组一个接一个地被删除。当然其中很多是因为有讨论情色内容或有相关倾向而被和谐掉的,这个我们并不反对,而且我们举双手支持;但是最令人崩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

一批包括“我们出柜吧”小组(当时小组人数近千)在内的出柜主题的讨论小组一夜之间都被和谐掉了。

众所周知,出柜是同志生活中的重要话题,而豆瓣上有关出柜的讨论,由于用户成熟、高素质,也成为很多在这方面有困扰的同志的重点关注内容。“我们出柜吧”小组在当时不仅创造了十几个备受关注的高楼,更成为了很多同志心灵的港湾(有点酸,但是属实)。

当时许多人都给豆瓣管理员和阿北发豆邮质询,无一有回音。

所有的小组被删除的时候,豆瓣只是一封豆邮,冷冷冰冰,缘由不明。

伤心的事情越来越多。

渐渐地我们发现,我们无法在豆瓣上发布线上活动和同城活动了。

讨论女同主题文学的读书分享会,被豆瓣审核驳回。

和同志妈妈吴幼坚女士的见面会,被豆瓣审核驳回。

逢年过节我们想开个派对什么的,被豆瓣审核驳回。

学术书籍《酷儿理论》的研讨会,被豆瓣审核驳回。

公映的同志话剧演创人员见面会,被豆瓣审核驳回。

让同志一起学英语的英语角活动,被豆瓣审核驳回。

组织大家伙一起看电影的观影会,被豆瓣审核驳回。

同志你好线上征集异性恋的微笑,被豆瓣审核驳回。

飞赞举办厨男大赛邀请各路好手,被豆瓣审核驳回。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更多例子请到anti-douban.com观赏。

伤心至极,便是愤怒。

相信这个逻辑不用我赘言解释。

上面有朋友提到豆瓣的包容度高,其实你说错了,豆瓣的包容度如上文所述;真正包容度高的,是豆瓣用户。爱白的檄文是我写的,我在里面也说过,我们热爱称我们为基友的直男,也热爱与我们打情骂俏的腐女,我们爱每一个多元化的个体。

但是,既然我们在这个平台上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既然我们面对这样的包容却除了每天哈啦一下装逼一下互相挑逗一下之外没办法就更有意义的内容进行分享与讨论,我们呆在豆瓣还有什么用呢?

说到所谓的不可抗力,我们相信这是我国互联网的一个普遍现象。既然在其他网站、甚至在平面媒体上我们可以公开发布一模一样的内容,我们无法理解豆瓣的难言之隐。

我们也尝试和豆瓣交流过,可是如前面所说,所有信件和问询都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从我的职业角度来讲,豆瓣对于用户的公关是非常失败的。这一点不仅从豆瓣对我们的意见不理不睬上可以体现,更淋漓尽致地从每次豆瓣推出新产品或做出改变的时候用户排山倒海的骂声中展现出来。

这些骂声,也完全得不到回应。即时豆瓣自己心知肚明。

一个字:怂。

两个字:歧视。

于情,豆瓣严重地使我们伤心了,我们该走;于理,既然我们呆着也做不了神马,我们该走。

作为负责任的同志社团,我们也有权利有义务让关注我们的朋友们知道我们的决定和决定的缘由,所以我们在微博上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对,我们要表明自己的态度,让豆瓣知道,同时让更多的人知道。

这是我们一向的行为方式:如果我们当初不表明自己的态度,就没有石墙运动,就没有今天的权利现状。如果我们不表明自己的态度,就会有更多的直男直女和同志家长受骗于虚假的婚姻。如果我们不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们也不会得到豆瓣上那么多用户的友谊。

至于这会不会对豆瓣产生神马影响,我们不知道。

当然,平媒也会跟进,也许会包括一些外媒,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一位豆瓣的工作人员XX在爱白的微博上留言说,一个不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光荣地死去;一个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这个事业像狗一样地活着。

对此,爱白的回复是这样的:

亲爱的XX,爱白和大部分同志社团的标志,是我们愿意为我们的事业光荣地活着。

与君共勉。

原文:http://www.douban.com/note/151331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