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hahazhao
wahahazhao

原谅我是这样的女生 这样不能宽容的女生

X瑶:
原来连名带姓的称呼一个人,是这么疏远的事情。
有些事,真的不是承诺就可以了事,若如你所说,对你而言我是最重要的,当初王闯的事情便不会弄到那样不可收拾,我便不会看到那条对张说,我早该看清她,你对我特别重要的信息。我原谅你了,我能怪你什么呢?喜欢一个人并维护他,是在自然不过的事,现在我终于可以对这件事给我一个让自己信服的解释。
知道么,最初对你,并不是喜欢的,我也一直不知道,怎么我们就成了朋友。其实我对朋友的态度也是不明晰的,但是哪一天起,我就将你定义为知己呢?但至少我知道,自从将你定位成为知己之后,再没因为他人而否认你,没有在背后和别人说过你的坏话,这才是我寒心的地方,为了刘腾赵建凯王闯张,你一次次在背后否定我。张说你们经常会在背后讨伐我,你明知道我最害怕的便是这种事,哪怕是陌生人对我的议论我都在乎得不行,从前的我,会去追究答案缘由,现在我的心大概是坚硬了一点的,哭一场,什么情绪都没了,不生气,不绝望,不信任。
所谓两个最单纯的像孩子一样的人,给我致命一击,我以为自己强大了,却发现懦弱是我永远无法逃脱的噩梦,好在上一次的冲击,已经让我略有成熟,其实不是你的问题,单纯是我一开始就给你的标签,而不是你自己标榜的。我只能说,你们之前掩饰的太好了,让我害怕,我一点也不知道,原来我最好朋友,对男生眼光那么高那么挑剔,还一直告诉我这个男人不值得的朋友,一直喜欢他。我其实很想很想很想很想很想看记录,但是算了吧,好奇心杀死猫,猫有九条命,而我只有一条,我不去自己主动把阴霾拉到我的世界里。有的事,真的是永远不知道才好,你又何苦现在告诉我呢?其实我对那封邮件的解读,与当初王闯的事情时你解释那条短信是一样的,只是因为你们也是好朋友而已。为什么要说出来呢?为什么不能大家欢欢乐乐心平气和的相亲相爱呢?一个朋友说,看着你现在的平静,就像看着一个巨大的伤口,沉默着自己愈合,却不说是为什么。我很想很想大家都好,我很想很想如果可以就让我一个人吞下这件事就够了,大概你会觉得委屈吧,你只是把实话说出来,为什么要责怪你。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责怪你,大概只是觉得你不应该说出来吧,更不应该告诉我你还喜欢他,既然决定绝交决定忘记的事情,为什么要把我也拉下来呢?
在高中白开水一样的寄宿生活时,有女生羡慕我的经历就像个传奇,其实不是,只是我对人的热情,远甚于对世间其他任何事物。于是一次次愚勇的飞蛾扑火,因为即使最终结果一次次让我绝望,我也坚信,人与人之间,欢愉是大过伤害。
曾经我是自虐的,感情也好,身体也好,所以喜欢用自己的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不许自己得一丝轻松快乐,只许自己像个溺水的人,神经紧绷,眼看着自己沉溺。现在,我只想无波无澜。
其实那么久了,见过那么多了,我想你该知道,张对我来说,并不一样,一次一次,你看到我是如何离不开,不再像以前一样,转身就可以忘却,我对你说的时候,的确内心认定自己是冷漠的脸,大概这也是你认定的了,所以才会告诉我这些么?不能再继续想来,越想越害怕,有那么多次,我是可以知道的,却从来不曾怀疑。其实很久之前,我就发现,给我的短信,你也会同样给他,甚至连痛经也会说,可我依然从没有多想,现在才知道,对于自己信任的人,我是多么愚钝,当然,大概人对自己信任的都会这样。也好,给我一课,让我明白,人终究是要学会有所防备。
原谅我对你比对他苛求,他一次次让我痛哭,我却依然接纳他,挽回他,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次我能不能接受,但是我依然跟他说不要分开,我只能解释为惯性,惯性会引起车祸,呵呵,而对你,平时你如何我也绝无异议,哪怕有不对也会对你直说,却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觉得自己被愚弄,上次我已经花了很大力气说服自己,这次我真的暂时没有力气了。暂时别见了吧,我想选择性遗忘,所以现在不想被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