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ashia
watashia

“范跑跑”称10年后要做中国顶级思想家

 特派记者 祝亮 何曙光 文/图
  2008年5月22日,都江堰市光亚学校教师范美忠在天涯论坛写下了《那一刻地动山摇——“5·12”汶川地震亲历记》,随后,相关言论引起了网民铺天盖地的批评与责骂,被网友戏称为“范跑跑”的他一时名声大噪,直至引发传媒界、教育界、法学界,政府、草根群体等一场罕有的大争论。
  在距“5·12”地震三年后,本报特派记者几经周折,终于在成都市南三环附近找到了这名曾被推到风口浪尖的教师范美忠,对他进行独家专访,还原一个真实的“范跑跑”。
  疑问1.
  “范跑跑”究竟是个啥样的人?
  “中国的思想界很多人水平严重不够”
  4月的成都,天空碧蓝,丝丝凉风吹过被太阳烤热了的城市。在成都市南三环的一家茶馆里,戴着黑框眼镜的范美忠身穿一件短袖T恤,坐在麻将桌前接受记者采访:“我瞧不起当今所谓的时评人,他们的水平和他们试图去引导的人的水平相当。”
  “现在,中国的思想界很多人水平严重不够。”范美忠说,这是个悲哀,然而,今天,这样的现状是绝对存在的。
  “对我也是有偏见的,因为人们思考问题都是从道德的角度来判断,这也是我们的思想没有走向现代的原因。”范美忠认为。
  疑问2.
  “范跑跑”失业了吗?现在在忙啥?
  “这三年我一直在当老师,没失业”
  谈到坊间传言“范美忠北京重新上岗”和“范跑跑‘无限期推迟上岗’”的说法,范美忠抿了抿嘴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三年,我一直在光亚学校当老师啊,学生们也很喜欢我,至于去北京的时间很短。”范美忠说,2008年12月,北京开华教育公司原打算和自己签订两年的合同,但是后来迫于当地教育部门的压力,在支付了自己6万元后,双方提前结束了合约关系。随后,他便来到之前任教的都江堰市光亚学校。
  范美忠介绍:“我目前在教《文学欣赏》和《认识论》两门课程。光亚学校是个私立贵族学校,都是小班教学。”
  疑问3.
  三年后再让他选择,还会那样做吗?
  “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不会为学生牺牲!”
  “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不会为学生牺牲!”交谈中,范美忠十分激动地说,教师的职责是教书,向学生传播知识,没有必要把自己的生命当儿戏。
  “在美国,每个学校都有三个校警,真枪实弹的。你说,一个歹徒提着刀砍学生,我必须上去和持刀歹徒搏斗,哪怕以生命为代价。如果一个歹徒拿着冲锋枪进来了,我必须堵着枪眼。我认为作为一个老师,我没这个义务。为什么呢?我认为这是警察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
  范美忠说,在地震前,学生就应该具备自我逃生的意识和本领,学校的校舍就应该是牢固的。
  疑问4.
  “范跑跑”当初真的丢下学生跑了吗?
  “其实,当时学生都紧跟着我跑了!”
  “2008年5月12日那天下午两点多,班上有十几个学生在听我的文学欣赏课,天气很闷,我就将所有的窗户推开后继续上课。我记得就在我正讲到《红楼梦》的时候,忽然桌子动了一下,随后,我和学生们相互看了一下,我们以为外面在放炮,但是,后来一次的震动,凭着我以前两次的地震经历,我知道是地震来了。但是,我没有想到会是那么大的地震,我们不能因为一有地震就放弃课堂教学,我就说了一句‘不要慌,地震,没事儿。’”
  范美忠说,感觉到震动很强烈的时候,自己头脑也蒙了。“房子一摇,屋顶上的铁皮就发出哐哐的响声,脑子里的第一判断就是跑,你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谁都会紧张。”
  “其实,当时学生都紧跟着我跑了!后来我在操场上又跑到宿舍拿了一件衣服,又遭遇了一次强震。”
  疑问5.
  对于“范跑跑”的绰号,他本人如何评价
  “我在意别人叫我‘范跑跑’”
  范美忠说,他在意别人叫他“范跑跑”。
  “首先,这种用道德的标准来判断我的行为是不公正的;第二,这是一种人身攻击,以道德的名义来攻击别人,本身就是不道德的。在网上出现那么多下流的语言,其实恰恰体现部分国人素质并不高,因为语言是灵魂的反映。还有,中国有很多人认为自己是自由主义者,其实还是停留在口头上,他们的行为没有得到证实。”
  范美忠告诉记者,其实自己的联系方式是公开的,曾接到过一些支持自己的电话,奇怪的是,却从来没有收到任何人打电话或发短信骂自己的。
  交谈中,范美忠向记者坦言自己“没有教师资格证”。他说:“我是1997年北大历史系毕业的,当年不是师范专业,后来自贡市教育局接收了档案,我认为,既然你收了我的档案就可以视我为合法教师,而且,当了这么多年的教师,学生反映不错,也没有人要我出示教师资格证。”
  谈到未来的打算,范美忠称,10年后,他要做中国最顶级的思想家。



http://news.sina.com.cn/s/2011-04-26/15002236108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