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wen_april
wenwen_april

若不是班里的人在出墙报,我都快忘了自己是宣委了,不过看来别人也早忘了,不然,又怎么会我在睡觉而她们在辛勤的工作。。原本想着最后一年想好好的去画,连构思都想好了,虽然我是个渣,班里大把人画的比我好,但是一次这样第二次也这样,迟点在曾任职务上我都不好意思写我是宣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