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s
wings

不要以为天生资本即是一切

财富升值,美貌贬值
这是数周前读到的旧闻了。有美貌女子在纽约时报上重金登载大幅征婚广告,列出自己选美级别的身高体重三围之后,自信满满地欲征集钻石王老五,年薪当在百万美元以上。某华尔街年轻有为的银行家见消息颇为不屑。有好事者采访之,银行家说,我有钱,我会投资,我的财富随时间流逝定能增值,而你的美貌随时间流逝却只衰不增,这样的赔本生意,做来何用?

看后无语,于是又联想到也是前段时间,报载某地大学毕业女生不找工作,直接征婚,要求对方事业有成云云。振振有词说这叫各取所需。我少奋斗好多年,而他得到年轻美貌温柔体贴。

年轻女子以美貌为资本,欲吊金龟婿,这一点古今中外似乎难得的相通了一回。可惜的是,当你把婚姻变成一桩交易的时候,不要怪别人用同样的标准和手腕,来对待你。更何况,从小把全部心思花在经营美貌上的女孩子,其心计智力冷静现实,又怎么与商场中打滚多年的商人比?既然要做一场交易,交易双方当首先冷静下来衡量一下自己手中的牌,其次更要摸清对方的底,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否则,吃亏上当以至于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惨淡下场,在所难免。到时候哭鼻子又有何用。

什么是好男人?好男人的标准一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宽厚忠诚体贴顾家是好男人。英俊多金风流倜傥亦可算好男人。前者如果再加上挣钱能力一流当属极品,否则只要能维持家人中等生活水平也属做丈夫的好材料了。而这类好男人多半心智冷静现实,知道女人的美貌不能当饭吃,还不如老婆一双温柔巧手来的实惠。后者也许更喜欢欣赏把玩女人的美丽与美丽的女人,也有足够的能力。问题是,这样的男人真心在哪里?有一点几乎可以肯定,这类男人身边多半美女如云,仅靠美貌——而且还是如此现实功利的美貌——拴不住他的人更拴不住他的心。

嫁入豪门,从此飞上枝头做了金凤凰的美貌女子其实不少。远的不说,我们身边的香港此类例子甚多。然,人前风光人人见,人后苦衷谁人知?我们只看到,经典传奇级大美女林青霞,嫁了又黑又瘦的邢李原,拼了半条命为他生下一双儿女,终摆脱不了人前强颜欢笑人后以泪洗面的命运。美女,美女又如何?邢原也不过是某二线青春品牌的亚洲总代理而已。

相反的例子也有。最著名的邓文迪嫁默多克,邓是中国广东来的小女子,念了个一流的商学院。默是世界传媒巨子,与老婆一起胼手胝足打拼出一片江山。邓放弃了世界顶级的咨询公司的工作机会,偏要只身跑去香港默的公司做义工。一做做成了新科默夫人。我们在这里不对邓做道德评判,但是她的心计眼界手腕决心,令人无法不叹。

而邓,据她当年同学说,论相貌在一众中国女同学中实属中下,身材亦是不见窈窕一味骨感。即使是今天的大牌时装包裹下,她仍不见得有多美丽。只是,默听了她的话方调整了新闻集团的全球策略,又将数亿资金直接交予她打理。

不要以为美貌与财富就一定是绝配。商人赚钱不易,婚姻于他们亦是投资,预期的投资回报率比什么都重要。如美貌这种回报率为负的投资,很少人肯真的压上全部身家。越有钱的人越精明,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至理。否则,财富积累,从何而来。

年轻女人们,仅仅有年轻美貌是远远不够的。若你也精明至斯冷静至斯,愿将婚姻当做生意来经营,那么,至少学会动点心思,将自己的投资回报率转负为正,并且,越高越好。不要以为天生资本即是一切。

我的财富随时间流逝定能增值,而你的美貌随时间流逝却只衰不增,那么你拿什么来补救你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