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en_sheep
wooden_sheep

突然好迷茫,虽然知道现实如此,但终究抱着一丝侥幸。这是赤裸裸的虚伪,这是我告诫自己的.想到的有很多,诸如对不起父母、老师但这种羞愧感永远只是他人带给我的,我性子里总有着那么一丝无所谓在作怪我知道这很任性,以后的路很长,要担的责任很重,我都明白可....好想找个人能骂我一顿,揍我一次。就算自己是清醒的。我宁愿相信,一直以来,我都是个被宽容满足,被惯坏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