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fan
xifan

一直无法明确存在的价值,以为人也可以像植物一样自然生长,不用想生长有什么目的。但没有目的,生长的动力都没有。这本来就是件可笑的事么?必须不断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而真正的那个存在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