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fan
xifan

每當想起自己是怎樣一副頹廢的熊樣我就想死,但直到現在還賴在這世界上。我好像總是以為自己孑然一身,像我這樣友少的人,卻也和別人有著那麼多牽絆。“責任”這兩個字,到現在仍然承擔不起。好想一夜成熟起來。但是,還是要慢慢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