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gfuli
xingfuli

每一天,我们都在忍受。忍受小区里慢如蜗牛的宽带,总不能为了这个搬出小区吧?忍受蜿蜒的堵车长队,总不能为了这个搬离生活这地儿吧?忍受医院里医生对病人的冷漠与呵斥,总不能为这个活活病死吧?我们,什么时候学会了忍受?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再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