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
xu

我只是不抑制自己。实质我更接近暴烈。在每个垂死的夜里,我从不雾里看花,但也从不专注。在我被枪炮声淹没之前,我就知道,又有一个我要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