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
xu

呢喃

我渴望风是你的背。噢不,还是手臂吧。风是你的手臂。然后整个胸膛是一片伊斯坦布尔的海。





在束手无措的日子里。温柔、轻浮、词不达意。

但我又觉得你的质地是木头比较好。愈合,腐朽,涵盖着所有的厚实。







你愿意和我一起做懦弱的孱头吗?然后肆无忌惮的疯言疯语。





等到这个雨季过去后,看看犹疑有没有死去,我们再决定自己的奔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