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
xu

已把药丸磨成粉

姑娘啊,不要去觉得生不逢时,哪怕真的是那样。 就像是吸了蹩脚的鸦片,咽了处方错误的药水,反正是应了一个不顺。自知是处在郁闷闲愁的状态,伤而不悲。这样的时候没有太多的话,也不会有太多的话,一阵阵的力不从心。诸如此类。想问,有什么法子可以换得一个丰神隽逸。

如此一来,从休息片刻拖沓成伤神的长睡。和自己负气,反正是没个结果的。发现汁水饱满是和慌张是有着联系的,怎样都有一种祸患。

为难一下自己,再高估一下自己,那风光就不那么应景了。

一声声意气风发的安慰,数来数去,那些人又要怎么去定位。已经是一场空了,就拿出一副浑然大气的腔调吧。继续闹哄哄。

哪来的什么好处坏处,不过我自己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