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an
yaman

忙里偷闲时突然像噩梦惊醒地发现,还有两三天自己要过一个人生中的大生日了,没人知道,我却矫情地说不出:“哎,过两天我生日你有什么表示啊?”我只能惶恐地等待他跨过我曾无助地靠在外墙的那栋小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