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engrushi2010
yimengrushi2010

纪伯伦《沙与沫》节选

我将永远在沙岸上漫步,  在细沙与泡沫之间。  高潮完全抹去我的脚印,  海风也将把泡沫吹走。  但是海与岸,  将会永恒。
仅仅在昨天,我认为我自己只是一个碎片,无韵律地在生命的穹苍中颤抖。  现在我晓得,我就是那穹苍,一切生命都是在我里面有韵律地转动的碎片。  他们在觉醒的时候对我说:“你和你所居住的世界,只不过是无边海洋的无边沙岸上的一粒砂子。”  在梦里我对他们说:“我就是那无边的海洋,大千世界只不过是我的沙岸上的沙粒。”  只有一次把我窘得哑口无言。就是当一个人问我,“你是谁?”的时候。  想到神的第一个念头是一个天使。  说到神的第一个字眼是一个人。
斯芬克斯只说过一次话。斯芬克斯说:“一粒沙子就是一片沙漠,一片沙漠就是一粒沙子;现在再让我们沉默下去吧。”

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

忘记是自由的一种形式
我们依据无数太阳的运转来测定时间;他们以他们口袋里的小小的机器来测定时间。  那么请告诉我,我们怎能在同一的地点和同一的时间相会呢?  对于从银河的窗户里下望的人,空间就不是地球与太阳之间的空间了。  人性是一条光河,从永久以前流到永久。

天堂就在那边,在那扇门后,在隔壁的房里;但是我把钥匙丢了。  也许我只是把它放错了地方。
当一个人沉醉在一个幻象之中,他就会把这幻象的模糊的情味,当作真实的酒。  你喝酒为的是求醉;我喝酒为的是要从别种的醉酒中清醒过来。  当我的酒杯空了的时候,我就让它空着;但当它半满的时候,我却恨它半满。  一个人的实质,不在于他向你显露的那一面,而在于他所不能向你显露的那一面。  因此,如果你想了解他,不要去听他说出的话,而要去听他的没有说出的话。  我说的话有一半是没有意义的;我把它说出来,为的是也许会让你听到其他的一半。当两个女人交谈的时候,她们什么话也没有说;当一个女人自语的时候,她揭露了生命的一切 每一个男子都爱着两个女人:一个是他想像的作品,另外一个还没有生下来。当你背向太阳的时候,你只看到自己的影子。  你在白天的太阳前面是自由的,在黑夜的星辰前面也是自由的;  在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辰的时候,你也是自由的。  就是在你对世上一切闭起眼睛的时候,你也是自由的。  但是你是你所爱的人的奴隶,因为你爱了他。  你也是爱你的人的奴隶,因为他爱了你。 很久以前一个“人”因为过于爱别人,也太可爱了,因而被钉在十字架上。  说来奇怪,昨天我碰到他三次。  第一次是他恳求一个警察不要把一个妓女关到监牢里去;第二次是他和一个无赖一块喝酒;第三次是他在教堂里和一个法官拳斗。  如果他们所谈的善恶都是正确的话,那么我的一生只是一个长时间的犯罪。  怜悯只是半个公平。  过去推一对我不公平的人,就是那个我曾对他的兄弟不公平的人。  当你看见一个人被带进监狱的时候,在你心中默默地说:“也许他是从更狭小的监狱里逃出来的。”  当你看见一个人喝醉了的时候,在你心中默默地说:“也许他想躲避某些更不美好的事物。”  在自卫中我常常憎恨;但是如果我是一个比较坚强的人,我就不必使用这样的武器。  和你一同笑过的人,你可能把他忘掉;但是和你一同哭过的人,你却永远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