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ot password?
yorz
yorz

很少有过先看书然后再看改编电影的经历……这次先看了书,觉得精彩异常,然后马上看了电影……发现脑中不断回响的都是compromised这个词……但毕竟要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来叙述这整本书,的确太难了,结果就是让电影像Ender一样,不断被逼迫着,几近极限边缘。但问题是,电影不是Ender——他真的是one in a million,但电影就平凡多了。再者,观众也不是游戏,游戏的目标是取胜,而观众需要被取悦。但我想最要命也最无可奈何的,是观众和读者的区别……这也使得电影和书籍这两种媒介存在必然的差别。原本书籍中精巧的情节,细致的情感,到电影中不得不变成压缩式的闹剧……观众没有那么多精力啊,毕竟影像是时间的囚徒——每秒24帧,而“秒”又是以公理般不可理解的方式运作着。但是书就不一样了,读者仍然囚禁在时间的笼中,但书页并非帧,书页的动作取决于你的指尖——你看,这就是读者能在时间牢笼里获取的有限自由,但这自由,充足而诗意啊……换一个角度,站在书的角度,就能看到时间随你的意志改变流逝的速度,它并非均匀,甚至可能倒转逆流、穿插跳跃。这就给了读者比观众更充足的机会去获取、理解和探索。呃……虽然看电影不一定就得去电影院,你也可以用电脑播放器,拖一拖进度条什么的……但依然不能做到一目十行,虽然图像所展示的细节更多,但一瞬间的图像所代表的也只局限于一瞬间,更何况并非每一个像素都受到意愿操控,或是被接收理解。另外就是想象力的问题了,看书时,当然,脑海中是有画面的,即使是模糊的影子,我也能建造出……嗯,Ender大概是这样的,Valentine是这样,Formics大概会是这样……电影就是电影团队想象力的具象化,但它对于观众的想象力就不再有什么要求了。看起来我好像是在多媒体发展壮大的今天为传统文字在辩护,但要申明和记住的是,我并非是在辩护。电影当然有文字所无法触及的地方,只是这一部电影相对于原著来说改编制作得欠缺水平罢了。电影是这样崭新的艺术,它还在进化……但就连文学这样古老的形式,也是历久弥新的嘛。对比一下感觉还蛮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