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jun
yqjun

今晚和当年不敢追的女孩出来吃饭散步聊天了,见面前好像有很多话要说,见面后却不知道说什么,反正像我这种木纳的人果然配不上她。不过放心了,她心里应该没有我,我也放下她了,不再为她而痴迷了。让一切随风而散。放下了就好,以后我的生命有工作和独自旅行就够了。胸口有些闷,到外面吹一下冷风应该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