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346
223346

阐述80后是当下底层的分支问题

      80
后是当下底层问题的分支,但80后怀旧和底层问题讨论背后的反思现代性不能完全等同。文化场中的
“底层”更多是知识分子叙述的对象,表达文化精英眼中的“现代性”。一些人认为“底层”的自我表述更真实,更现场,但底层的社会经历更多时候处于被转述的状态。底层彰显了知识分子的精神私史和社会公共责任。“底层”自身很少回归80年代,底层的目光更多集中于当下,人们将这一时间癖好归结为底层理性缺失而无法整体把握历史全貌。所以,底层问题中反思现代性的主人公是知识分子,底层问题中的80年代是知识精英的80年代,它由众多的思想事件和社会事件组成,目标仍旧指向如何完善现代}生的发展模式。80后怀旧比起“底层”具有更多的自述色彩,某些80后是底层和知识青年的结合体。80后更愿意将时间腾给对往昔的记忆,从中对比不同时代的优劣。80后对生活的微辞往往流于童年记忆的表面,他们也懒得寻找80年代和当下的具体关联。“80年代的确愤青辈出,但那是一个时代的情绪,到了90年代,愤青就变得更突出,也更像姿态。……总之‘愤青’现在被定义为有价值判断而缺乏理性基础的群体。”此话一语中的,从
80年代愤青涅檠而来的知识精英反思深藏理想主义的种子,而如今的80后深谙蜗居之道,在消费的调和下,他们一不小心将愤怒变成偏激,继而顾影自怜。
当下,物质进步俨然成为捕获忠诚人心的世俗宗教,怀旧的出现似乎不合时宜。
“怀旧”者大都是当下的不满者,繁华世界中存在诸多华丽的废物,于是怀旧者选择撤回过去。所以,怀旧带有浓厚的保守主义,人们惋惜现时世界的恶化,“返回过去”可遇而不可求,它只能成为历史不可逆转这一事实之下的精神图腾。怀旧和现时的矛盾塑造出可供消费的心理奇观,怀旧从年老者到小资的改朝换代就是一次彻头彻尾的消费革命,消费时代的多样化是不折不扣的“犬儒主义”伪装。80后怀旧的复杂性远远超过小资怀旧,如果说小资怀旧坦然享受傻乐时代的思想休闲游,80后怀旧带有的沉重意识早已超越单纯的物质享乐,但80后怀旧无法逃回“自给自足”的时代,消费是当下社会全副套路的潜在动力,80后怀旧、反思和消费的共生关系瓦解了这些词汇原有意义,“物质现代性和审美现代性”的关系在80后怀旧中发生裂变。“把旧的事物重新调配和组合,创出极具新鲜感的混合体。用一般性的旧’(nostalgia)来描写这种作风其实并不能令人满意,因为当前这种对旧事物的向往跟现代主义时期的怀旧之风不尽相同:现代派在缅怀过去时经常是充满痛苦的,原因是在当时‘过去’除了透过美感的形式以外,无法重现于眼前。”詹姆逊将“怀旧”分门别类,在他看来,过去的落空和严肃的审美拯救使得非消费性质的现代主义的“怀旧”带给人们极大的心理重负。消费时代的怀旧早已将历史的胡闹误认为是浪漫,人们迫不及待地用神奇的历史距离填补自身的欲望沟壑。过去不过是猎奇的作料而已,在欲望的冲击下,安养在时间大坝里的历史形象早已支离破碎,人们将历史零件按照自己的意愿组装成四不像,远去的历史被过度消费。所以消费时代的怀旧对过去并不忠诚,当然忠诚并不要求人们对过去绝对客观的还原。